发新话题
查看本帖所有图片 打印

(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前段时间看见一则新闻。泥泞的大马路,孩子们上学放学都很难行走,小一些的孩子只好大人接送。一位老人泪淋淋的说:“草莓都快成熟了,这个路是这个样子草莓也运不出去,外地的车也进不来,眼看的就这样坏在地里了也没有办法……。”
看完了心里不能平静。
(现代诗歌)马路 泪水
一个人的心
能承受多大的痛苦
是用刀划
还是
向上面
洒盐
用泪水浸泡

泥泞的大马路
两行 深深的
浑浊
泪水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社会品论)由上海人不说普通话讲起

有一篇文章说是上海人现在空前的团结了。
大家行动起来了拒绝普通话。
是受某一个人的伤害。
事情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我一不知道,
也没有想去深入。
我只是说不管什么情况都没有必要拒绝普通话。
我们自己有自己的乡音这是从我们出世生活的长久地域所决定的,
并且我们还会对哪个长久出世生活地域抱以极大的感情。
这一点我相信(你们也会这么认为)。
我们生活的地方有我们生活所产生的文化和娱乐方式。
象我们这个安徽省就有:黄梅戏、花鼓灯等等我们这个地方就有一种地方戏曲叫庐剧或者叫小刀戏。
我们生活在外省的人看见了这些东西那是无比亲切的。
象上海有沪剧、昆曲、滑稽戏等等。
滑稽戏很好看可惜说的全是上海话看了别人在笑我也会傻傻的跟着笑想如果要是说普通话就好了。不过说的是上海话也还好。
上海生活了许多名人,他们所代表的文化符号是上海的也是全中国的。
是我们每个炎黄儿女的骄傲。
说地方话没有错。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说地方话好象就不行了。
在外面你说的是你那个地方口音我说的是我的地方话音我们谁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那么我们什么事情也办不了了。
因为他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要什么。
严重阻碍了市场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
到时候我们只好退回我们自己生活和说自己乡音的地域里去,我们将重新生活在远古社会。

说普通话是一项“伟大”的发现它最起码使我们哪怕生活在天涯海角的两个人都可以畅通无阻的畅快的交流。
说普通话是社会的必然;是社会的大潮流。我相信我们不会逆大潮流。
絮絮叨叨的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这只是代表一家之言。
好了,祝上海繁荣昌盛。
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快到了在这里我恭愿大家工作愉快;生活顺利;学业有成;家庭和睦。
我们共同祝愿祖国永远繁荣昌盛;中华民族以强健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春闺怨

漠春迟迟
懒梭妆
思无尽
叹一声
春到早
人未归
终日思想
别人家团圆
自家儿愁断肠
空悲切

徒耗春光无限
总低得一个愁字了得
不想 忆
你浓 我浓
欢笑满春天
春去也
人生两茫茫
愁煞春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三(中)
“你这孩子也是的怎么就端不住一碗饭呢……?”
“我……我……的手……。”扬树突然的被这个场面搞蒙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急急巴巴却什么也说不明白。
“吃吧!饭凉了你的身体不好受……。”
“……筱茵还没有吃……?”扬树看见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而张筱茵因为他的过错这样挨饿心里惭愧。
“没有事,饭放在锅里热着,过一会她的气消了,回来再吃……。”
老妈妈看见扬树在那里呆呆的出神,没有吃饭……。
“吃吧!吃吧!过一会她就没有事情了……吃吧!吃吧……?”

“镇上最近有一家工厂招工……。”张筱茵端了一碗饭正在往嘴里拔。
“社会发展是快了……。”扬树看见老婆说话了,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我们这儿也开始发展了,有人也看种了我们的地方。”他夹了一块肉放在老婆的碗里。
“这个地方就应该发展、发展……。”
“是要发展了……。”她咬了一口丈夫夹在她碗里的肉。
“生产什么东西的?”
“听说是生产香包的。”
“香包?”老妈妈感到有点惊奇。
“就是我们过端午节时候给小孩子挂在身上辟邪用的……?”
“……这个东西也有人生产啊?”(未完,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三(下)
听见老妈妈这样说扬树、张筱茵笑的前仰后合差一点把刚刚划进嘴里的饭菜笑喷了出来。
“笑什么?你们两也真是的,喝了笑婆娘尿一样!”
“不是小孩子用的,就是手提包!”
“女孩子家用的。”
“手提包?就叫手提包……叫什么香包?”老妈妈奋奋不平。
“人家就这么叫,您老看不惯有什么用。”
“听说我们村子里也有人进厂去干了……。”张筱茵把一口含在嘴里的饭菜咽下了肚。
“……我也想进厂里干干。”
“没有关系不容易进的了厂。”
“傻广跟厂长说好了……。”
“……过几天就能进去了。”
突然的一阵沉默,筷子在碗边一阵的敲打声响。他们认真吃这一顿饭……。
“家里的农活还是要有人干……。晚班是不是太晚了,天太黑一个人走路不安全……?”扬树还是忍不住要问。
“我都想好了……。”
张筱茵麻利地收拾起桌子上的碗筷,又拿了一块抹布把桌子上的饭粒、骨头向一只空碗里抹……。
“天太晚了,我就和村子里的人一道回来……。”
她转身向锅里窑着水……。
“……家里的活,你能做多少做多少……,这不还有妈妈可以帮一点忙……。剩下的我在休息的时候回来干。你看这样不就行了吗?”
她把洗好的碗筷往菜厨子里面放摆。
“家里正要用钱,我出去挣一点,家里就好用一点。”
“你都决定好了?”
“决定好了!”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修改版)
前段时间看见一则新闻。泥泞的大马路,孩子们上学放学都很难行走,小一些的孩子只好大人接送。一位老人泪淋淋的说:“草莓都快成熟了,这个路是这个样子草莓也运不出去,外地的车也进不来,眼看的就这样坏在地里了也没有办法……。”
看完了心里不能平静。
(现代诗歌)马路 泪水

人民的心
能承受多大的痛苦
是用刀划
还是
向上面
洒盐
用泪水浸泡

泥泞的大马路
两行 深深的
浑浊
泪水
 
(现代诗歌)春闺怨

漠春迟迟
坐拥卺绣
懒梭妆
思无尽
叹一声
春到早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四(上)
当晨曦以天边泛起鱼肚白的形态出现的时候张筱茵就早已起了床梭洗打扮,什么香啊、粉啊就往脸上擦抹。
又在镜子面前一通的照。
现在扬树发现张筱茵特别喜欢打扮和照镜子。
他也问过她那里来的钱买这些香啊、粉啊的。
她说她们上班的工厂老板人很好听说他们家生活困难提前支了她一点工资……。
人家都打扮她也不能搞的太寒酸了就用这部分钱用来买了这些化妆品。
“你看,怎么样?香不香?”他涂抹好了对扬树说。
“你老婆现在是‘香人了’。”
天黑了,他就可是担心。
张筱茵进了家门他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打了洗脸水、洗脚水放好。
就坐在那里听她讲她们厂里的奇闻趣事。
她说到有趣的事情,她高兴他也就跟着一起笑。
说到某一家有困难的事情时候他跟着她长长的叹一口气。
老妈妈看见他们俩这个样子也就早早的睡去了,
留着他们俩说笑。

最近他发现她回来的是越来越晚了。
“现在厂里是不是加班啊?”他小心翼翼地问。
“是啊!老板总是嫌我们做的少,皮都快被他们扒去了。”
他发现她现在很会说话了。
“会说话”好啊。这样在外面不会吃亏。
“累了咱就不干了……。”
“不干了……!”她生气的大声说。
“……不干了,我们吃什么!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未完,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四(中)
突然的她不在说话了。
他也沉默了。
“洗洗睡吧。”

整夜的张筱茵不在回家了,问,只是说现在她在上夜班,过段时间就可以换白班了。

以后也是整天不回家了。问,说是这样跑来跑去的不方便,太累了。
偶尔回来也只是拿一些衣服和化妆品。
扬树拖着被疾病折磨虚弱的身体去看了看她。
“你来干什么……!?”她对他是一阵的抢白。
“不让你到这里来你偏要来!自己走路又不方便,滚回去……!”
他就只好灰溜溜的回了家。
以后也就不敢再去了。

流言蜚语满天飞。这自然也传到了扬树和他妈妈的耳朵里了。
有人说是在看见傻广和张筱茵手牵着手在县城里谈笑风生的逛大马路。
扬树听见了就和那人解释说:
“他们是去帮助我抓药的,你们也知道我生病了,路程太远他是骑摩托车送她的……。”
然后也对自己说,因为别人走远了。是在安慰自己:
“手牵着手逛大马路哪是在谈恋爱,傻广骑摩托车送她是去抓药的,你们这些人就会在背后嚼舌头,看见‘一’就说是‘二’了;听风就是雨,我家筱茵多好的人啊,你们在背后就会瞎说话……。”(未完,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回家了(纪念在海地遇难的同胞)

走了吗?
走了。
你说过段时间 回家。
回家;
回家;
回家。
家中的老父亲、老母亲
正在翘首期盼。
回家;
回家;
回家,
看看自己的孩子。
海地;
海地;
海地,
怎么突然成了你们的名字。

抬头眺望青天。
目光是否可以穿过大气层,
直达哪个地方。


风吹过来了。
泪流。

雨——
天为之冥悲。
亿万儿女的哀思。
你们回家了——!
(书于2010-1-20-夜)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四(下)
说完话,心头掠过一丝不安。
“乱说什么他们是去把我抓药的。这些人就会乱说话……。”他在心里对自己把这些话重新说了一便以便确定他的看法是正确的别人就是在没事找事。
他的心还是虚的。

老妈妈拦住了张筱茵急匆匆想离去的脚步。
“在家里,待一会……。”
“我还要赶紧着去上班呢,没时间在家里待着了!”
张筱茵没有停留的想发,只是想早一点离开。
“再急也不急这么一会?”老妈妈恳切的挽留。
“你不知道,我们现在是记件工资了,多做一件就多给一份钱,早一点去就能多做一点活,就能多拿一份钱,你知不知道!?”
“我们不上这个班了,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混话!?是不是没有睡醒啊!?”
“不上班!我们怎么生活啊!?”
“不上班?说的到轻巧!?”
“我们原来不是也生活的好好的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不比以前了。”
张筱茵是回“家里”拿取一些东西的“玉兰油”或“胭脂”“口红”或“内衣”“外套”……。
“家里”有这些东西她不想再花冤枉钱,这一下被老妈妈拦下了。肚子里就串出了无明火。
“让开!”张筱茵使劲的推了一下老妈妈。
老妈妈这一下跌的不轻,正好摔在一块大石头上。
就听见:“咯嚓”一声。
就好象一根老枯的树枝被折断了发出的声响。
老妈妈艰难的想从摔到的地上爬起来。
她的小腿是摔断了。
她尝试着爬了几下,还是没有站立起来。
她的小腿钻心的疼痛。
“你就装吧……!”
“……等晚上回来我再带你去看医生!”
扬树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这发生在眼前的一切。
他的心里矛盾重重,好象打翻的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扶起老妈妈,走进屋子里找了张椅子坐下。(未完,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诗歌)痴心(感谢楚词)

嘤嘤子卿
惟我痴心

痴心
痴心
痴心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我配戴了一副眼镜

我配戴了一副
眼镜
没有琉璃片
透过琉璃
看见的世界
不真实

我配戴了一副
眼镜
没有琉璃片
透过琉璃
看见的世界
是那么的
虚假 伪善
空辽 残暴
一地的血腥味

我配戴了一副
眼镜
没有琉璃片
他们说是红色的
是火焰
我抓在手里
不烫

我配戴了一副
眼镜
没有琉璃片
没有琉璃片的眼镜
看世界——
好模糊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蔓爬的葫芦藤

葫芦藤蔓长

抓住希望
爬上了墙壁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读你 读我

你看着我
我看着你

在你眼睛里
我看见了一泓清泉
晶莹剔透

在我的眼睛里
你读出了
一往情深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
如同
我们需要呼吸空气
河流需要水滴
森林需要阳光
大地需要泥土

如同
我需要你
精神与精神
结合

不要离开
石头停止了
唱歌
河流停止了流淌
天空失去了颜色
太阳不在爬上山顶

造反总是以革命的理由
淫乱总是打着自由恋爱的幌子

血啊

死亡

女人
多嘴的动物
善于背叛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为什么要在帖子里写联系地址呢?
体育方面的帖子,可以单独发帖,说明原作或转帖,这样版主根据情况安排推荐阅读
网络上的某些假,是某些人做的,虚伪的事
真实的是主流,假的要淘汰,迟早的事
真实的我,可以认识真实的你,没有做不到的事
----------清醒看自己,醉眼看世界------------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五(上)
扬树母亲的腿摔坏了。
扬树坚持要送母亲去医院救治。他的母亲坚持不去医院。
最终出于经济考虑和母亲的一再坚持请来了一位游方郎中在腿上打了石膏,躺在了床上。
扬树在身边是精心的伏侍。
扬树不想和别人打交道了在白天也不愿意出门,他感觉到身体特别的困倦,然而他躺下了也没有睡意。
他有时也到他家的田里去,可是他的思想老是跑神,自己把自己田里的苗或者蔬菜刨去了一大块,田里的草却好好的长在那儿。
又或者他在田埂上走着好好的却摔到田里,这在以前是绝对不会的。
在这时候他的心里会突然的生出一种悲哀,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简直是一个废物,要不是家里老母亲还躺在床是,他真的想一死了之。可是不能啊。
他突然的有些气,心中充满了悲愤。
在每个夜晚他睡不着的时候他就愤怒,不过他把那愤怒压了下去了。
扬树的家到傻广家一里多的路。
这条路他走了多少遍,他不记得了。
他知道他哪怕他闭上眼睛他都不会在这条路上摔交,他对这条路太熟了。
他记得他第一次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是在后半夜。
他的心情是忐忑的,他希望张筱茵不在傻广家里,因为他听见了传闻,他希望那些只是谣言。
同时他又希望在那里找到她这样他就可以把她领回家。
他想看看这个女人知不知道羞耻。
真正到了,他听见他所熟悉的她的话语他突然发现他的心很疼痛,一股气进了喉咙串进了胸腹然后又从胸腹直串到大脑他感觉到脑浆撞击脑壳的痛,然后又直串到胃里,在胃里搅拌他一阵呕吐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只落得一身的难受。

在他头痛之后;
在他撕心裂肺……之后。
他产生了一个可怕的邪恶的念头。
他被这突然产生的邪恶念头吓了一跳。
这邪恶念头的产生是原于他们的一次对话。
傻广说:“你们家的房子破了是不是找人修一修?”
“修什么!那个破家还指望我回去啊!?我才不回!”
“这个无耻的坏女人。”扬树在心里面骂了一声。
“家里这一股汽油味太难闻了,那怎么把这东西放在家里?”
“过两天汽油就要涨价了,先买一点在家里,可以节省一点,到时候再要用的时候就买贵了,现在不储藏一点怎么办……。”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不是诗人

疼痛将我的心
紧紧
紧紧
紧紧的
攥掘

手 颤抖
摸摸索索

抓住

燃烧
燃烧
燃烧
一切都化为了灰烬

不敢释放激情
给我一滴眼泪
我就以为

一片湖泊

海洋浓缩
一滴眼泪

田野里长出了
一排排的楼房
没有孩子们的笑声

孩子们哪里去了

篱笆呢 栅栏呢

磊筑在心里

星星呢 月亮呢

开放在白色的天空里

会下蛋的石鸡
会唱歌的凤凰

我说
你跟我走

你说
我跟你走

我们走向海洋

我们走出湖泊
赤身露体
没有一丝牵挂

夜太黑
看不见天亮

没有夜虫的鸣叫

夜虫呢 青蛙呢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五(下)
扬树背起了母亲就向山里走。
他背着母亲艰难的向山里走。

方成和他的战友缉捕到扬树的时候这已经是他们逃到山里五天以后了。
方成看见他们母子瘦的都不成了个人样子了。
“你们有没有带吃的?”扬树看见这些警察过来并不慌张。
方成从身上拿了包方便面递了过去。
扬树急忙的接了过来,撕了包装,掰了一大半递给了母亲,一小半就往口里送。
母亲慢慢的吞咽手里的方便面。
看见儿子吃完了他手里的方便面就把手里的一块又回送了过去。
方成从扬树断断续续的叙述中知道他们这几天就靠一些野菜和母亲块状的薯头充饥坚持了这么多天没有被饿死也不容易。
“什么事情都是我做的。我妈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吃了半袋方便面身体上有了力气。
“你们知道像我们这样,你们叫我们是草根阶层的,老婆没有了就等于没有了家了。一个人家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呢?那心就死了。”
“那不还有房子还有老母亲吗?”
“房子……?”扬树苦笑了笑。
“房子只是房子那不能称之为家……。”
“我知道我怎么说都该死。”
“希望我妈拜托你们把我照顾了……。”
扬树放下了思想包袱就又开口:“像我们这样的人,没有地位、没有财产、没有人际关系……。好不容易成了一个‘家’老婆就应该算是所有了也算是人活着的理由;老婆跟人跑了‘家’都没有了一个人‘家’都没有了,活着的理由都没有了……”(未完 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死了 孤魂野鬼

我不是共产党员
死了
不会归于马克思 毛泽东的麾下

我不是僧侣
死了
不会归于乔达摩.悉达多麾前

我不是道士
死了
不会归于老子 庄子门前

我不是儒家
死了
不灰归于孔子 孟子的门下

我不是修道士
死了
不会归于耶酥的阶下

我不是穆斯林
死了
不会归于穆罕默德阶前

我不农民
死了
不会葬于土地里

我不是海员
死了
不会漂流在海上

我不是工人
死了
没有烈火的焚烧

我不是……

死了
孤魂野鬼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现代诗歌)死了

黎明的黑夜里
打鸣的公鸡已在啼叫了
一阵短促的鞭炮响起
我知道
一个人走了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上一首诗是对死亡的看法,是想给读过这首诗读者留下一点思考的空间。它本身也具有独立性。下面的诗是上一首诗的补充对死亡就直白了也许就剥夺了大家的思考了。请比较着读。(现代诗歌)死了

黎明的黑夜里
打鸣的公鸡已在啼叫了
一阵短促的鞭炮响起
我知道
一个人走了

死了
就是短促的鞭炮声
布告
活人的世界
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回复 111楼 ljg056 的帖子

(现代诗歌)殇

死了

我没有品尝到
人世间的快乐就死了

我是一个婴孩儿
在襁褓中

我得了一种绝症
一种世所罕见的
绝症

我吃完妈妈的乳汁
抬起头

笑了……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TOP

(现代诗歌)殇(修改版)
  
  死了
  
  没有品尝到
  人世间的快乐就死了
  
  是一个婴孩儿
  在襁褓中
  
  得了一种绝症
  一种世所罕见的
  绝症
  
  吃完妈妈的乳汁
  抬起头
  
  笑了……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TOP

(现代诗歌)粮食

麦穗
稻穗
智慧凝结成光芒
金子在发光

商贾中的行走
商贾中的行走带不走一粒种子

智慧
智慧
智慧

上下五千年
孔子行“礼”
老子行“道”
释迦牟尼行“佛法”
异彩纷呈

行走 探索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扬帆远行
郑和下西洋

飞翔
鹰击长空 飞越高空

黑土地 黄土地

匮乏

不能因为匮乏而死去       
死去也不是为了匮乏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TOP

小外甥女穿了一双一走后跟就发亮的小鞋。她穿上不原脱下了,总是在人面前走来走去,炫耀。这不,有一天傍晚我和她妈妈和她一起去散步……。
(现代诗歌)我给你照亮 天就不黑了
来,
大舅 我给你照亮;
天就不黑了。
她把一只小脚
掂起,
鞋后跟的三原色灯循环闪烁。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六(上)
茜茜是王平的女儿。美丽、大方。富有同情心。茜茜是一家大公司的文职。姜罩经常来王平家。王平是县委的常委管理一些项目的审批。茜茜和姜罩也就没有了生疏。茜茜第一次看见姜罩时就好像认识。可以说是一见钟情。虽然在这个时代人们不在相信有一见钟情。姜罩第一次看见茜茜就产生了好感。
新安江水静静地流着,暮云在天际增多增厚。密密层层地卷裹堆积。秋天的寒意正跟随着暮色加重。一阵秋风带下了无数黄叶,轻飘飘地飞落在水面,再缓缓地随波而去。茜茜披着一件毛衣,沿着江边,慢慢地向前走。从眼角倩可以看见姜罩仍然坐在那家小茶馆里细斟慢饮。走到那棵大柳树之下,茜茜站定了,面对着新安江水,背倚着树干,她默然伫立。
光秃秃的柳条在茜茜耳边轻拂,她抓住了一条,折断了。怜惜地抚摩着那脱叶的地方。远山在暮色中越来越模糊,只能看见一个朦胧的轮廓。云,已经变黑,而又慢慢地与昏暗的天色柔和成一片。水由灰白转为幽暗,隔江的景致已迷蒙难辩——夜来了。
倩呆呆地站着,头靠在树干上,无意识地凝视着远处的天边。夜对她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寒风沉重地坠在她的衣襟上。一弯如眉的新月,正穿出云层,在昏茫如烟的夜物中闪亮。茜茜不知道自己已经伫立了多久,但她固执地站着,一动也不动。秋虫在草际低鸣,水边有青蛙的呱呱声,偶尔,一两声噗通青蛙跳进水中的声音,成了单调夜色的点缀。风大了,冷气从手臂上向上爬,蔓延到背脊上。露水正逐渐浸湿她脚上的布鞋,冰凉地贴着她的脚面。一滴露珠突然从柳条上坠落,跌碎在倩的脖子里,她一惊,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有脚步声沿着岸边走来。茜茜侧耳倾听,不敢回头。脚步似乎是向茜茜这边走来的。茜茜的双腿僵硬,脖子梗直。紧倚着树身,茜茜全神贯注而无法移动。脚步在茜茜身后停住了,茜茜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候身后的动静。但,时间缓慢地滑过去,背后却没有丝毫声响。
过份的寂静使茜茜难以忍耐,站直了身子,茜茜正想回头,一件夹克大衣披在了茜茜的身上,轻轻地裹住了她。茜茜回过头去,暗夜里,一对深湛的眸子正闪烁着,像两道黑夜的星光。茜茜全身紧张,而心灵悸动了,血液向她的脑子集中,耳朵里嗡嗡作响。用手抓住了一把柳条,她平定了自己。迷迷蒙蒙地望着对方。
夜色中,他的影子颀长的耸立着,在晚风的吹拂下衣翩然。月光把许多柳条的影子投在他的脸上,那样东一条西一条,有的深,有的浅。他的眼光从阴影后直射过来,带着那样强烈而奇异的火焰,定定地停驻在自己的脸上。茜茜觉得喉咙紧逼,情绪混乱,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就这样,他们彼此凝视,不发一语。枝头,露珠无声无息的滴落。草中,纺织娘在反复地底吟。远处,有青蛙在此起彼伏地互相呼应。夜,随着流水轻缓。那弯孤独的眉月,时而穿出云层,时而又隐进云中。大地上的一切,也跟着月亮的掩映,忽而清晰,忽而朦胧。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声青蛙跳落水中的“噗通”之声,使他们同时惊觉。强轻咳了一声。用袖子抹去眉毛上的露水。轻轻地说:“夜很深了。”
“是的”倩也轻轻地应了一声。
“好像—要起风” “嗯?”姜罩看了看天色。
“是的。”
“冷吗?”(未完 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六(中)
话停顿了。他们四目相瞩,似乎已无话可谈。又过了好久。姜罩才低声地,用充满了无法抑制的感情的口吻问:“为什么今天的散步延迟到这么晚?”
“嗯?”茜茜仿佛没听清楚。
“平常,你不是天黑不久就回去了吗?”
“嗯。”
“今天,等什么。”强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
“你。”茜茜的声音更低,但却十分清晰。
“真的?”
“不相信?”茜茜反问。
话又停顿了。姜罩的目光在倩脸上盘旋。然后姜罩的手慢慢地握住茜茜拉着柳条的手。把她的手从柳条拿下来。用双手交握着。姜罩的眼睛没有离开茜茜的脸,始终那样定定的,静静的,望着她。
“你的手很冷。”姜罩说。
“是吗?”
“是的。冷而清凉,很舒服,很可爱。
茜茜的手指在姜罩的手掌中轻颤。
“你怕什么?你在发抖。”
“是吗?或者……有一点冷。”
“那么,站过来一点。”
姜罩轻轻地拉了拉倩,茜茜身不由主地走过去了两步。姜罩把披在茜茜身上的夹克大衣拉拢,为她扣上领口的纽扣。姜罩用胳膊圈住了茜茜,凝视她微向上仰的脸孔。
“这样好些吗?”姜罩问。
“嗯。”茜茜轻哼了一声。姜罩的手指绕着茜茜如瀑垂肩的黑发梢。细而滑的头发柔软地缠在他的手上。继续盯着她的眼睛。姜罩问:“什么时候开始,你爱上了黄昏散步?”
“你单位没事情了。什么时候你爱上了浅酌?”茜茜假嗲的反问。
姜罩到一时无法回答,只是无限柔情在心胸中荡漾。他的手放开了她的发梢。慢慢地从她腰际向上移,而捧住了茜茜的脸。他的眼睛清幽幽地在她眉目中间巡视。姜罩低下头,吻了吻茜茜的唇。就那样地在她的嘴唇上碰触了一下。抬起头,他再凝视她。突然间,一切提防崩溃。姜罩猛的拥住了倩,嘴唇火热地紧压住她的,贪婪的,炙热的在她唇际搜寻。姜罩一只手揽住茜茜的腰,一只手托住茜茜的头。把她的小身子紧紧地挤压在自己的胸前,而在全身热血奔腾的情况下,去体会她那小巧玲珑的身子的温热和那颗柔弱细致的小心脏,撞击着心脏的跳动声。
“呜。”眼睛阖拢着呻吟。语音模糊而柔软:“姜罩为什么让我等这么久?你明知道……你明知道……。”她的声音被吻堵住了。
“我不敢……”
“不敢?为什么?(未完 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六(下)
“我不——不知道。别问。别问。别问。”姜罩的嘴唇揉着倩的。新的吻又接了上来掩盖了一切语言。姜罩紧紧地箍住茜茜的身子,压制已久的热情强烈地在他每根血管中燃烧。姜罩的唇从茜茜的唇上移开,沿着她的面颊滑向她的耳边。喘息着,低低地,呓语似地说:“这是真的吗?我能有你吗?我能吗?”
“你能,如果你要。”她低语。她闭闭眼睛,似乎要将什么挤出脑外。别去想!别去想!别去想!我要这个“现在”,这个太美丽的“现在”。 茜茜在心里对自己疯狂地大声地说。风在吹拂。月在移动。水在低唱……还有比这一刹那更美的时刻吗?还有比这更好的天地吗?太美了,太好了,太神奇了!这微风,这月亮,这低柔轻缓的流水……。
“我要。”姜罩的声音沉缓喑哑。像森林中的一声叹息。“我要?是的!我要!”他叹息。嘴唇在茜茜的面颊上揉擦,又落回到她的唇上。“我要,我要,我要,我要。”他重复着。
“姜……”茜茜喃喃呼唤。“姜……?姜!姜!”她的胳膊紧紧地,紧紧地缠着姜罩的脖子。被露水浸湿的手臂清凉地贴着他的皮肤。
“姜——。”幽幽的,长长的一声低唤。是个长而震颤的小提琴琴弦上的音符。
“你听到风声了吗?”姜罩问:“风在这儿,它知道我。”姜罩像呓语般地说:“水也在这儿,水也知道我。我发誓我用全心灵来爱你——全心灵。没有丝毫地虚伪,欺骗和保留。”
“用不着誓言。”茜茜说:“我知道,我信任,我也了解。”
她把脸拉开了一些。用清亮的眸子。单纯而信赖望着姜罩。月光正射在她的脸上。苍白,凝肃,美丽。燃烧着的眼睛里汪聚着热情。唇边是个沉静而心满意足的微笑。他注视她。一下子就把这黑色的头紧压在自己的胸口。低低的,迫切地自语着说:“我但愿冥冥中有一个神能为我的心作证——我不想伤害你,天知道!”
“没有人能伤害我。”茜茜轻声地说。仰起头。她渴望而热烈地说:“有你在,我还怕什么伤害!我什么都不怕。”
姜罩闭闭眼睛,身子晃了晃,揽紧了她,他再吻她。月亮在云里穿进穿出。露珠在枝头滴落。夜的脚步缓缓地踩着流水而去。风在叹息,水在叹息。一两只秋虫拉长了嗓子,也在叹息。茜茜在姜罩的怀里悸动了一下,轻轻地说:“有人来了,我听见脚步声。”
“不管。”姜罩说。继续吻她。“让他去。”
“他向我们走来了。”
“别管。”……(未完 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十七(上)
张嫣红有“好久”没有看见姜罩了。热恋中的人一时的分离都会感觉“好久”的。他们确实有几天没有见面了。
张嫣红下了班早早的吃过了晚饭一个人在家里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在傍晚出去走走。
经过一家酒店,她发现有一个身影非常熟悉。
“是他吗?”
她停住了脚步。
有人遮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调整了一下身体。
是的。她没有看错,是她朝思幕想的那个人。
“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他们面前有一个大蛋糕,那个她朝思幕想的人走过一个桌面来到了那个女人身边,他把嘴唇吻在那个女人的嘴唇上。他们热烈的亲吻……。
她感觉到心脏突然的好象被一只大手撰住了,整个人不能呼吸了。头脑一阵阵的眩晕,人几乎站立不稳,身体摇晃。
“人怎么可以这么坏?”“怎么可以一边与我‘恋爱’而另一边却搂抱着别的女人亲昵地亲吻着她的嘴唇?”
她的眼睛看不清楚东西了。
是泪水,
是泪水蒙住了她的双眼。
豆大的两颗泪珠夺眶而出……。(未完 待续……)

作者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