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查看本帖所有图片 打印

(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嫣红起床的时候已经快接近正午了,簿簿的睡衣把她的身体衬托的分外好看。窗外透进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一对丰满的乳房把身上的衣服微微的顶隆了起来。一双美丽的双腿正迈动着向卫生间走去。不一会,整理睡衣走了出来。脱去睡衣阳光照在她曲线玲珑丰腴的裸体上,形成一团光晕。她整理杂乱的床铺,整理身上穿戴的衣服,走出卧室。今天难得母亲和她都休息。母亲要带她去姑妈家。有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姑妈家了。嫣红是个懂事听话的女子她知道母亲含辛茹苦抚养她不容易,所以她是不会违背母亲的意志。姑妈是那么喜欢她这个外甥女。姑妈打电话批评她许多次了总说她不到他们家去了,准备的东西都发了酶,再不去就要生气了。
青春总是美丽的;娇美的容貌、美丽的肤体、健康的体魄和浑身散发的朝气。怎么不让人羡慕。

傍晚堂哥回来了。
“这是家庭聚会……”姑妈看见了一边忙着一边说话:“早就对你你说了,你舅妈今天要来,怎么还这么晚才回来。”
“忙,这不,刚刚结束就回家了吗。”
“就你忙,别人都没有事情做。”
“舅妈你早来了。”堂哥看见舅妈客气地招呼。
“是啊,我们早拉了。”舅妈打量了一下堂哥说:“我们没有什么事情就早来了。”她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
“不像你那么忙。”
“说什么呢。”
“堂妹来了。”
“我们没有什么事情早来了……”嫣红学着她妈妈的口气说:“不像你那么忙。”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也取笑我……”堂哥说着举起手假装要打嫣红:
“看我不打你。”
嫣红一边躲。
“我没有取笑。只是妈妈和姑妈说话好笑。”
“真的好笑吗?”
“真的好笑!”“我的肚子都笑疼了。”“不要打。”
“真是其乐融融,一派和睦景象。”一个声音突然的传了过来。
大家这才发现家里还有一位客人。堂哥带回来的客人。
“这位是……?”姑妈看见了急忙问。
“我来介绍一下……”堂哥把来人拉到自己身边:“他叫姜罩我的朋友。”
“初次蹬门,伯母请收下。” 姜罩把手里的礼品递了过来。
姑妈收了礼品:
“请坐,这是个家庭聚会招待不周你不要见怪啊!”
“不会的,伯母这么说就见外了。”
“来的都是亲戚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
“吃个水果。”妈妈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苹果递了过去。
“好!”来人接过苹果,放在了桌子上。
“来、来、来,落坐、落坐。”嫣红的姑妈和妈妈出于礼貌招呼着来人。                                        “这边坐。”姑妈指了指一个桌边说。
“不过去了,我坐这儿可以了。你们坐。”姜罩说:
“我还是和大键兄坐一起,可以多喝几杯酒。”
“好吧!你们坐,你们坐。反正自家人,不客气。”
“妹妹过来我们坐。”姑妈轻轻的拉了一把妈妈。
“你也坐,怎么站在那里啊。”
嫣红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忙碌,看她们礼貌的请,看他们礼貌地让很有意思,忘记了自己也应该坐的。她来的目的就是吃饭的。来的目的就是让姑妈“看看的”。虽然这时候莽撞的闯近来一个人,可是,她对闯进来的并不反感衣着得体,相貌堂堂,举止潇洒……堪称“完美”。
“不完美”的是两个男人不在场。
“站着干什么,看我们这样有意思是不是。你这丫头也真是的。还不坐。”
“堂妹,你也来一杯白酒……”大键举起白酒瓶就要往嫣红的酒杯里斟。
“我不喝白酒……”嫣红把酒杯往后面撤了撤。
“我和姑妈喝的一样。”……

“这数字不对!你是怎么做的!”嫣红严厉地批评。
“复合几便发现是你这里出了错,这要是报上去,不就出纰漏了。上面说我们不会做事情……”
“我做的时候有一个数字还没有进来就没有做上,我想在下次把它补进去。”
“你想、你想。别人都做进去了,你想……”
“你想能怎么样呢。”
“不明白来问一问,不要只是你想怎么样……”
“嫣红有人给你送花了。”一个职工走过来对嫣红说。
“有人给我送花?”
“是男朋友吧?”别的同事打趣。
“什么男朋友,是不是别人弄错了。”
“没有错,说是给嫣红的。”
“你回去,把这个帐做做好。”嫣红说着走了。(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新聊斋故事)异人

很多年前
在安徽的中部有一座小村庄,很多田地都荒芜了。
一天来了一家三口,在一户一面墙已经倾倒,半边房顶垮塌的破落房屋住下。
开始自己动手,糊泥为墙,折稻草为屋顶。只是一会儿工夫就修缮好了一户新房。
一家人入住无碍。
他拾拣了一些贫瘠的土地开始自己耕种。
没有看见他使用牛,耙,犁……。只见他在那些土地上行走一便,一块土地就平整出来了。
那一年他的孩子还小。

虽然他的土地贫瘠,但是,庄稼长势喜人比别人肥沃土地生长的庄稼都茂盛;
虽然他的土地贫瘠,但是,庄稼子粒比别人肥沃土地庄稼子粒都饱满。
他侍弄过的土地,一茬庄稼过后对别人来说就是肥沃的熟土地了,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耕种出喜人的庄稼,丰富的瓜、果、蔬菜……,而不用太费工夫和力气。(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新聊斋故事)异人

有人看见了眼红过来索要他没有说话就心甘情愿的归还了。
村庄里的人欺辱他,他便忍让,从不与人结怨。
而他重新寻找贫瘠的土地来重新耕种,没有怨言。

有一年他入住的这个地方天大旱,眼看庄稼就快死亡了,人们没有什么办法救助,纷纷外逃。
他走出,来到了田间。凭空就消失了。
天空,突然间阴云密布,雷电交加,风云滚滚。
好一场及时雨突然的降临了。
几年之间他的儿子已经张大了,看见父亲把耕种好了的土地归还给了人家,心中愤愤不平,就跑去与人评说。
那些人不与说礼,对他大打出手。
儿子经不住众人的殴打。
回到家里死了。
报于官府,官府不管不问。
他取土为棺,把死了的儿子放入其中。
继续进行他自己的事情,只是心情不在好了,脸色沉重。(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新聊斋故事)异人

不日,
发现他的妻子与人通奸。
长叹息一声:
“这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回到家中,打开土做的棺材盖。
用刀打开他自己的胸膛……
可以看见热烈跳动的心脏,一腔滚烫的热血流淌到了他的全身。
他整个儿成了一个血人。
他的妻子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惊吓的昏死了过去。
抱起死去的儿子,昏死过去的妻子,装入“巨大”的胸膛。
出门,
跺地,
腾空而去。

异史公说:像异人这样的人,他都要经历这么多的磨难何况我们平凡的人。
所以说人生世上就是经历苦难来的。(完)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现代诗歌)人世间

寻寻觅觅寻寻
觅觅寻寻觅觅
我在
红尘里
展转

伸出手
抓不住
一颗
尘埃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现代诗歌)心 煎熬

女人是一杯香醇的美酒,
品尝
就会陶醉

女人是一杯深厚的毒汁
品尝
就会死亡

爱情可以成就一个人
也可以
毁灭一个人

为了一个家
牺牲我一个

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

虽然灵魂不在地狱
一颗心
却在
地狱里
煎熬

夜漫长
看不见天亮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四(上)
“嘤嘤”嫣红啜泣。
方成贪婪地吮吸她的泪滴。吻干了嫣红脸上的泪痕……。
“怎么了?分别不会长久,干吗这么伤心。短斩的分别是会增加我们的思念,使我们的感情会更加深厚。不要用悲伤的眼泪来送别,要用短斩的欢乐来弥补长久的思念。不是更好。”
“来吧!到我的身边来吧,我们会因为这分别而忘记彼此吗?不会!绝对不会。我们将结合的更加紧密,紧密、紧密不会分开。永远不会。”
“永远、永远、永远不会。”
“我们会更加甜蜜,幸福。”
他们开始沉默了。
不需要用语言打破这静谧的天地。
这是那里?
这是他们的天地。
是女娲送给人类快乐的土地。
是上天赐予的一块神圣的土地。
是他们的圣殿,(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四(中)
爱情发生的地方。
他们要享受,享受这快乐,这静谧的时刻。
他们沉默了。
沉默的在黑暗中探索。
探索着彼此身体的温度。
温暖彼此的身心。
她,
丰满柔软的胸脯,
贴着,
紧贴着,
他宽厚坚实的胸膛。
他,
强健而有力的臂膀,
拥抱着她。
紧紧的拥抱着她。
她,
粉嫩光滑的脸庞贴着他坚毅的脸庞。
他,
温暖湿润的舌头在她柔软的唇上添动。
长久……。
“湿了吗?”他在她的耳边幽幽地说着话,好像怕打破什么,小心翼翼地呵护。
她感觉他的气息温微微喷射在耳边、发迹。
有几缕细碎的头发在气流中,舞蹈。
她的耳朵痒痒的一中愉悦直达心头,心中充满了快乐。
“湿了。”她气若油丝。
她,
灼热的唇吻着他同样灼热的唇。
长久、长久、长久的……。
她浑身酥麻,瘫软在他的怀抱里……(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四(下)
他们是冬日里的暖水袋,
把彼此抓的紧紧的,紧紧的,紧紧的……
他温暖着她;
她温暖着他……。
“看见了吗?这夜多美。”气若油丝。
“这夜美。”幽幽地。
“这风是为了我们才舞蹈的吗?”
“是的为了我们舞蹈的。”
“这‘沙沙’的是为我们歌唱的?”
“是为了我们歌唱。”
“这水滴这么晶莹,没有一丝凉意,怎么这么的温暖。”
“是因为我在温暖着你,它们是不敢来伤害。”
“我的哥呀,我心头的哥呀……。”
“妹妹……哥心头的妹妹……。”
“是什么人把你送到了我的身边?”
“你是上帝送给我的天使,是我的守护神,是我手中永远的宝贝……。”

电话铃声骤然的响起。是堂兄打过来的。
“什么事情啊?这个时候打电话?”
“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上班啊!”她和堂兄一起张大,什么话也都可以说。有时候说话口气就有些开玩笑。
“上班累了吧?”
“你说呢?能不累吗?”“像你,一天到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我怎么一天到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了?”“太歪曲了吧,我也是有正经事情要做。”
堂兄在电话那头诉苦:
“我一天到晚忙来忙去,忙地跟什么似的……”“你还说我一天到晚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你讲不讲良心啊!?”
“好了,好了,就你忙……”说着嫣红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像你那么忙……。”
“不是什么呢,就是忙,忙的跟个驴一样。”
“驴吃的是什么?你吃的是什么?”一阵咯咯的笑声。
“你就贫吧。”
“下了班,别急忙回家,我去接你。”
“你干什么?你发财了。”
“发财了!我的小大姐,我欠你。”
“你欠我。还我啊。”“呵呵。”
“我还你。”“记得啊……!”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五(上)
汽车停泊一家酒店的车位上。
堂哥领她在一间包厢落坐,服务员端进了一些时鲜的瓜果和干货。
堂哥看着她疑惑的目光。
“我们来的早了一些,他们还没有到。”
“先吃一点。”他自己剥了几棵花生放在口里。
“等他们一会。”
客随主便。她抓了一些瓜子放在桌子边剥了壳把瓜子仁放在嘴里慢慢的嚼。
一会儿,
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欢迎,欢迎。真是赏光。”来人以主人的身份口气。
“来的早了,有没有无聊。”
嫣红看见进来的是在她舅妈家见过的叫什么现在一时间想不起来。
他今天的穿戴比上次见到时潇洒、简洁。也显的更加帅气。
看起来却悦目赏心。
“你还记得我吗?”
“有点印象。”她故意说。
“我们在您舅妈家见过?”
“哦!你叫……”她装做恍然大悟。
“姜罩。”
“姜罩。”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五(中)
“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怎么就我们三个人?”
“你是说人少啊?”
“不是……。”
“人少好啊,可以更好的交流感情。”他油腔滑调。
她并不讨厌他的油腔滑调。
他那么的帅气;那么的悦目赏心。
“油腔滑调,谁和你交流感情。”娇嗔。

“这个是送你的礼物,请你笑纳。”他们也吃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姜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套衣服。
这是一套时装。电视上没有多久才展览过。她一见就喜欢上了。
“不能要,这么贵重……”
“收下吧。”他把那套时装递了过来。
“不能收。”她急忙又把时装还递过去。
他们两他送过来,她又还递过去。就这样来来往往的走马灯。
堂哥脸上挂满了笑容看着他们两来来往往的走马灯。
不时的自斟自饮。夹了一口菜在嘴里慢慢的嚼着。
“你到是说句话呀,不能只自己吃,看我们的笑话。”
“那么自己的事情,关我什么事情。”
“要嫌我碍事,我出去可以了吧。”说着端起酒杯假装向外走。
“坐下吧,别再添乱了。”
“好,好。我坐这不添乱,你也不要说我了。”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堂哥还是没有沉住气,慢悠悠地开腔了。
“你最近是不是能收到花?”他对嫣红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我当然知道……。”他坏坏的一笑。
姜罩在旁边使着眼色,堂哥假装看不见。
“这花就是姜大哥姜总送的。他的花你都可以收,一套衣服收了又有什么关系。”
“不是那样的我……,我是不知道胡乱收下的……我,我不是……。”
“没关系收下吧,不就是一套衣服吗。他说想认识你,这就算认识了,算见面礼吧。”
“不是……这……这……。”
“没什么!他是我铁哥们,手他件衣服没什么。”
姜罩再次递过来的时候她也就没有在递还过去了。
“现在我们就算是朋友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我保证办到。有什么东西只要你喜欢言语一声……。”(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五(下)
她喜欢这套时装。她也不讨厌姜罩这个人,相反的她对他到有些喜欢。
他那么细心,那么有感情,那么帅气,那么有主见,那么年轻就是个企业家……。
姜罩通过嫣红的堂哥又约了几次嫣红吃了几次饭,送了一些嫣红欢心的礼物。
嫣红也觉得和姜罩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再以后姜罩就不用嫣红的堂哥做中间人了。
有时间就约嫣红出来散散心,嫣红也感觉欢心。
汽车停在嫣红下班的写字楼的门口时她的同事都用一种羡慕的目光看着嫣红说:
“嫣红你真幸福。”也有一种不屑和鄙视的目光
“你看你都背叛了你的爱你的人了……,还有什么可以骄傲的……。”
是的她有时对于方成的背叛在心里有些愧疚,但,那只是一瞬间。马上就忘记到九霄云外了。
不屑和鄙视对于嫣红她只当是她们在嫉妒她有这么好的男朋友,这么有钱的男朋友,这么有私家车的男朋友。然而对于不屑和鄙视,她也不羡一顾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六(上)
她完全沉浸在欢心,欢喜,幸福中了。
汽车在“大城市”的打街小巷里穿梭。
汽车在黑夜的旷野里飞驶。
有时候停下车,他吻着她。她完全被幸福所包围了。
她吻着他。
他的手很不老实的在她的丰满的胸部抚摩,揉搓。
“你讨厌,不老实。”
她不是讨厌他的不老实。
她很喜欢他的不老实。
她被他湿吻和揉搓的心里痒痒的。
她的身体很舒服。
一阵愉悦传遍全身。
她的阴部有一小股喷泉涌出象是尿尿。
他脱了她的上身衣服。
她把持不住了自己,她的身体好像不在听她指挥了。
她完全被激情冲昏了头脑,失去了自己理智的思考。她任他怎么做,她没有了抵抗他的力气;她没有了抵抗他的勇气。她在放任他怎么做。
“你的胸部很美丽。”
“你的乳房太美丽了。”(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六(上)
她完全沉浸在欢心,欢喜,幸福中了。
汽车在“大城市”的打街小巷里穿梭。
汽车在黑夜的旷野里飞驶。
有时候停下车,他吻着她。她完全被幸福所包围了。
她吻着他。
他的手很不老实的在她的丰满的胸部抚摩,揉搓。
“你讨厌,不老实。”
她不是讨厌他的不老实。
她很喜欢他的不老实。
她被他湿吻和揉搓的心里痒痒的。
她的身体很舒服。
一阵愉悦传遍全身。
她的yin部有一小股喷泉涌出象是尿尿。
他脱了她的上身衣服。
她把持不住了自己,她的身体好像不在听她指挥了。
她完全被激情冲昏了头脑,失去了自己理智的思考。她任他怎么做,她没有了抵抗他的力气;她没有了抵抗他的勇气。她在放任他怎么做。
“你的胸部很美丽。”
“你的乳房太美丽了。”(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六(中)
他把嘴唇合在她美丽的乳房上,热烈地吮吸着她因为热烈的激情而肿胀的乳头。
她的脸一直在发烫,胸口也跳动的紧。
“他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他去解开她的裤子。
“不要。”
“要吗!”
“不要,不可以。”
她尽力推开他沉重的身体。少女的矜持,她本能到做出反应。
“可以。”
“我爱你。不要拒绝……”
他热烈地亲吻着她。
在她的肥美的唇上;在她的耳背;在她白皙的脖颈……。
“你迟早是我的人,你还怕我不爱你……”
“我爱你,爱你、爱你、爱你一万年……”
他热烈地亲吻着她。
在丰满的乳房上;在她因为热烈的激情而肿胀的乳头上;在平坦的肚腹上……。
她的思绪混乱,混乱的思绪持续了一瞬间。
她推挡他的手臂越来越没有了力气。
她早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了。
她完全被本能冲昏了头脑,失去了自己理智的思考。现在没有谁可以拯救她,拯救她的只有上天了,上天这时候只是在忙着它自己的事情,大自然的风调雨顺它都照顾不过来,人类的事情它更是无暇忙顾了。看来是没有什么可以帮助的了。(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六(下)
“我爱你,我爱你……”
“你就是我的人,我就是你的人……。”
他热烈地亲吻着她。
在她的耻骨上;在她丰美的大腿上;在她纵向的沟渠上……。
他知道现在什么语言都没有用,他加强了他的进攻……。
她的面颊上一阵一阵地泛着红潮,胸口扑通、扑通跳的紧。
她被脱褪的赤条条的横呈在一家“高档旅馆”的一间房间的席梦丝床上。
……
她放弃了她的抵抗,也放弃了她的武装。
他激情四溢。
她从一个“少女”蜕变成了一位“少妇”。
(女人啊!自己一定要自重!)
她是他的人了。
在心里上她觉得她是他的人了。
要彼此互相忠诚。
她要跟着他。
她要追随着他。
他是她的男人。
她也是他的女人了。
她要为他养儿育女。为他操持家务,奉养父母。
她要他生活在爱情里。她要,他要她生活在爱情里。她要他们彼此不分离,永远生活在一起。
从此她的心里就没有了别的男人了;他的心里也不会有别的女人。

姜罩那个在这个县城引人注目的越野车这一段时间没有驻停在嫣红的写子楼下。
电话打过去,他的工作繁忙,又或是关机了。追的紧了又敷衍了几回。
是的。是敷衍。没有了热烈,没有了激情……。
他也会想起方成,特别是现在,那脉脉含情的眼睛;那,一起牵手在大街上的闲走;那在公园里热烈的拥抱……。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她是他的人了,她的心里只应该装着他。
怎么会?
忙、忙、忙……。
他现在的工作实在繁忙。工程正在紧张的进行。
在这个县城投资,立项、选址。
资金的到位情况;材料的采购;现金的支付。
现金支付情况;资金是否到位。
怎么拖欠工人的工资;怎么克扣工人的工资。(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现代诗歌)人世间 (修改版)

寻寻觅觅寻寻
觅觅寻寻觅觅


红尘里
展转

伸出手
抓不住
一颗
尘埃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七(上)
几个凶神恶煞的歹徒,手里拿着棍棒气势汹汹的突然冲进一家商店,就向商店的营业柜台和货架打砸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一位柜台的营业员过去制止。
有些歹徒就向营业员打了过来。营业员被殴,在地上爬行,棍棒向雨点在他的身上敲打。一滴滴殷红血落在地上。
另一边营业柜台和货架打砸的兽行还在进行着。一块玻璃因为不知道受了什么力突然的飞了起来向商店的门口飞了出去差一点划伤了一个歹徒的面颊。
“怎么搞的!小心一点。”
玻璃落在商店门口不远的地是上“啪”的一声巨响。跌落的粉碎。玻璃碎片四下飞溅,散落一地。
被打的营业员爬出商店大门口,爬过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玻璃碎片上有了点点的殷红。
逮徒们放弃了殴打营业员转而继续对商店进行破坏。推倒柜台;掀翻货架;挑落悬挂在头顶上的货物;追打躲藏在商店角落里的营业员。
躲藏在角落里的营业员惊恐的大声喊叫,奔跑重新躲藏。然而那些歹徒重又冲了过来。
营业员惊恐的再次大声喊叫,奔跑再重新躲避。然而那些歹徒再冲过来……。
跑的慢的营业员身体上不觉被重重的落打了几下棍棒,也顾不得疼痛只好继续躲避。
他们你来我往地击打和躲避,在躲避、在击打;再打、再躲;再躲、再打……。(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七(中)
“警察来了。”
一声警笛划破长空。
“不须动!”
“不须动!”
“不须动!”
……
一声声威严的断喝声传了过来。
歹徒们看没有退路纷纷负隅顽抗。
一个歹徒举棍向方成的头上劈打了过来。
方成举警棍磕打开向他头顶劈打过来的棍棒。
猛然的一个转身警棍就奔歹徒的后背打了过去。
结结实实的警棍重重地打在歹徒的脊背上。
歹徒踉跄着向前枪奔了几步,用手中的棍杖抻住地面才勉强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
就在那歹徒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的同时他抽辊横身将辊缆腰向方成又打了过来。看得出来这歹徒也是位练家子,方成也是遇到高手了。
方成突然摔倒在地,一个挺身又站了起来飞起一脚向歹徒小腹踢了过去被踢到了一面墙上跌趴在地。
另一边的一个歹徒看见这种情况急忙跑过来帮忙。
他快速奔跑,突然跳在空中飞起脚向方成踹过来。
方成运动真气护住全身。歹徒一脚正踹在方成的胸膛上。
那歹徒跌翻在地,他迅速站了起来。
方成也被那个歹徒踹的“腾,腾,腾……”倒退了几步。
歹徒站了起来。来到方成面前挥拳就向他的太阳穴打了过来。
方成一只胳臂磕打开歹徒打过来的胳膊,一拳正中歹徒的脸面。
血从歹徒的鼻子和嘴角流了出来。旁边的歹徒看见就加入了来一起攻击方成一人。
他们这么一打。
那边警察的压力就相对减轻了。
那边警察和歹徒的战斗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歹徒飞起一脚正题中一位警察的身体上。
那位警察强忍住疼痛也飞起一脚题中歹徒的身体。
歹徒使开棍棒连连打在另一位警察的身上。
那位警察也把歹徒逼在墙壁上。
有几位警察和歹徒又打进了商店。(未完,待续……)

姓名 李建国 地址 皖 长丰县 朱巷粮站 邮编 231111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七(中)
“警察来了。”
一声警笛划破长空。
“不须动!”
“不须动!”
“不须动!”
……
一声声威严的断喝声传了过来。
歹徒们看没有退路纷纷负隅顽抗。
一个歹徒举棍向方成的头上劈打了过来。
方成举警棍磕打开向他头顶劈打过来的棍棒。
猛然的一个转身警棍就奔歹徒的后背打了过去。
结结实实的警棍重重地打在歹徒的脊背上。
歹徒踉跄着向前枪奔了几步,用手中的棍杖抻住地面才勉强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
就在那歹徒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的同时他抽辊横身将辊缆腰向方成又打了过来。看得出来这歹徒也是位练家子,方成也是遇到高手了。
方成突然摔倒在地,一个挺身又站了起来飞起一脚向歹徒小腹踢了过去被踢到了一面墙上跌趴在地。
另一边的一个歹徒看见这种情况急忙跑过来帮忙。
他快速奔跑,突然跳在空中飞起脚向方成踹过来。
方成运动真气护住全身。歹徒一脚正踹在方成的胸膛上。
那歹徒跌翻在地,他迅速站了起来。
方成也被那个歹徒踹的“腾,腾,腾……”倒退了几步。
歹徒站了起来。来到方成面前挥拳就向他的太阳穴打了过来。
方成一只胳臂磕打开歹徒打过来的胳膊,一拳正中歹徒的脸面。
血从歹徒的鼻子和嘴角流了出来。旁边的歹徒看见就加入了来一起攻击方成一人。
他们这么一打。
那边警察的压力就相对减轻了。
那边警察和歹徒的战斗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歹徒飞起一脚正题中一位警察的身体上。
那位警察强忍住疼痛也飞起一脚题中歹徒的身体。
歹徒使开棍棒连连打在另一位警察的身上。
那位警察也把歹徒逼在墙壁上。
有几位警察和歹徒又打进了商店。(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七(中)
“警察来了。”
一声警笛划破长空。
“不须动!”
“不须动!”
“不须动!”
……
一声声威严的断喝声传了过来。
歹徒们看没有退路纷纷负隅顽抗。
一个歹徒举棍向方成的头上劈打了过来。
方成举警棍磕打开向他头顶劈打过来的棍棒。
猛然的一个转身警棍就奔歹徒的后背打了过去。
结结实实的警棍重重地打在歹徒的脊背上。
歹徒踉跄着向前枪奔了几步,用手中的棍杖抻住地面才勉强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
就在那歹徒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的同时他抽辊横身将辊缆腰向方成又打了过来。看得出来这歹徒也是位练家子,方成也是遇到高手了。
方成突然摔倒在地,一个挺身又站了起来飞起一脚向歹徒小腹踢了过去被踢到了一面墙上跌趴在地。
另一边的一个歹徒看见这种情况急忙跑过来帮忙。
他快速奔跑,突然跳在空中飞起脚向方成踹过来。
方成运动真气护住全身。歹徒一脚正踹在方成的胸膛上。
那歹徒跌翻在地,他迅速站了起来。
方成也被那个歹徒踹的“腾,腾,腾……”倒退了几步。
歹徒站了起来。来到方成面前挥拳就向他的太阳穴打了过来。
方成一只胳臂磕打开歹徒打过来的胳膊,一拳正中歹徒的脸面。
血从歹徒的鼻子和嘴角流了出来。旁边的歹徒看见就加入了来一起攻击方成一人。
他们这么一打。
那边警察的压力就相对减轻了。
那边警察和歹徒的战斗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歹徒飞起一脚正题中一位警察的身体上。
那位警察强忍住疼痛也飞起一脚题中歹徒的身体。
歹徒使开棍棒连连打在另一位警察的身上。
那位警察也把歹徒逼在墙壁上。
有几位警察和歹徒又打进了商店。(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七(中)
“警察来了。”
一声警笛划破长空。
“不须动!”
“不须动!”
“不须动!”
……
一声声威严的断喝声传了过来。
歹徒们看没有退路纷纷负隅顽抗。
一个歹徒举棍向方成的头上劈打了过来。
方成举警棍磕打开向他头顶劈打过来的棍棒。
猛然的一个转身警棍就奔歹徒的后背打了过去。
结结实实的警棍重重地打在歹徒的脊背上。
歹徒踉跄着向前枪奔了几步,用手中的棍杖抻住地面才勉强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
就在那歹徒稳定住向前枪奔身体的同时他抽辊横身将辊缆腰向方成又打了过来。看得出来这歹徒也是位练家子,方成也是遇到高手了。
方成突然摔倒在地,一个挺身又站了起来飞起一脚向歹徒小腹踢了过去被踢到了一面墙上跌趴在地。
另一边的一个歹徒看见这种情况急忙跑过来帮忙。
他快速奔跑,突然跳在空中飞起脚向方成踹过来。
方成运动真气护住全身。歹徒一脚正踹在方成的胸膛上。
那歹徒跌翻在地,他迅速站了起来。
方成也被那个歹徒踹的“腾,腾,腾……”倒退了几步。
歹徒站了起来。来到方成面前挥拳就向他的太阳穴打了过来。
方成一只胳臂磕打开歹徒打过来的胳膊,一拳正中歹徒的脸面。
血从歹徒的鼻子和嘴角流了出来。旁边的歹徒看见就加入了来一起攻击方成一人。
他们这么一打。
那边警察的压力就相对减轻了。
那边警察和歹徒的战斗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歹徒飞起一脚正题中一位警察的身体上。
那位警察强忍住疼痛也飞起一脚题中歹徒的身体。
歹徒使开棍棒连连打在另一位警察的身上。
那位警察也把歹徒逼在墙壁上。
有几位警察和歹徒又打进了商店。(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七(下)
歹徒抓起商店里的商品和货物就用力地向警察的身体上投掷。他们在商店里追逐着打。
这边一拳打了过来;
那边一脚飞了过去。
这边一个重重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办法判断是什么商品)砸了过来;
那边警察身体一让躲开了。
再看方成这一边一个歹徒一下子把他的身体摁了下来,提起左腿就向方成的软肋上顶了过去。
方成把两臂交叉护住了左边的软肋。
一下,顶;护。再一下顶;再护。再顶,再护……。
歹徒看见左腿伤不到方成的身体。
他提起右腿就向方成的另一块软肋上顶了过去。
方成把两臂交叉护住了右边的软肋。
一下,顶;护。再一下顶;再护。再顶,再护……。
这样几次的交锋。
歹徒力气有些下降。
方成瞅准了战机他抱住歹徒的上身猛的直起腰身,在空中划了半个圆圈把歹徒重重的摔了下去。
再一个转身一只腿跪住了歹徒从身后拿出了手铐把歹徒就拷在警车的保险杠上。
另一个歹徒转身就跑。
方成从后面追赶了过去。
那歹徒慌不择路一头正撞在一棵大树上,血肉模糊的瘫软在地。
方成走过去也把他抓了过来。和那前一个歹徒拷在了一起。
转身会合战友其他“漏网之鱼”。
那边的歹徒在商店的员工的帮助下也被抓了起来。
有的歹徒还想顽抗。
一位警察在他的头上重重的拍了一掌。
“还动。老实点。”
……(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八(上)
扬树只好出院了。
现在家里一贫如洗一家人举债度日没有钱在为他进行诊治了。医生断言他如果不接受治疗他的生命也只有几个月了。他不想死,他想把自己的病治好。他没有可以治疗的费用了。他怎么办。能想的办法都想到了;能做的事情都做了。能借的都借遍了。现在也只好这样了,坐在家里等待死神的降临。
“不知道有没有鬼神?”他自己在心里问自己。
“电影、电视上那么多鬼神故事?大概是有?没有?他们是怎么拍出来的呢。”他自己在心里回答。
“是了。是有的。”
他感觉心里略微好受一些了。
“人死了大概就会成为鬼神了?”
“成为鬼神!”
“神我是成不了的。变成鬼也不错啊。”
他的脸上有了一些笑容了。
他看了看在庭院里来来回回忙碌的妻子和正抱着柴草进门的母亲。
“变成鬼了就要喝……喝什么汤?喝了什么都忘记了。”
“别人喝不喝我不知道,我不管。”
“我是不喝的。我老婆多好啊!”
“哪家的媳妇也没有我的媳妇好。”
“孝敬婆婆,不和我吵嘴拌架……”(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八(中)
“谁家老婆、老公不吵架、不拌嘴?你们看我们家就不!”
想着想着,他洋洋得意。
“她插秧种田……样样都是一把好手。在村里谁也比不上。”
硕大橘红色的太阳此时已经高高的悬挂在天边,大地都笼罩在它橘红色的光芒里。
田地里的蔬菜、瓜果、庄稼,那田埂上的草蔓以及挺拔的树木显的特别嫩绿和郁郁葱葱。
村庄里的人家烟囱冒出了袅袅青烟,在微风中晃动伸向空中飘然散开在空气中。
扬树看着这眼前的景色心情也分外的高兴。
“没有鬼。”
“人死了没有鬼。”
“死了就死了。”
“死了就一了百了。哪里有什么鬼啊,神啊的。”
“没有看见。”
“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吗?”
他自己问自己。
他自己死了到没有什么问题,反正他是要死的人了。
可是活着的人。
活着的人呢?
活着的人还是要生活的。
要生活就要钱。
家里一贫如洗,举债过日子,哪里有钱过日子。
他脸色凝重,忧心重重。(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八(下)
他看了看在庭院里来来回回忙碌的妻子和在门口进进出出的母亲。
太阳完全的沉入了地下,大地也完全的给黑暗侵战了。
屋子里亮起了昏黄的灯光。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盛好的饭和母亲炒好的几碗自己家田里生产的菜蔬。
扬树艰难地吃完了一小碗饭和几口菜。
几次他都想停下筷子,不吃了。
母亲无奈的眼神,妻子忧愁的眼神看着他。那一双双眼神深深的印在他的心里。也幸福的刺疼着他。他不可以让她们担心。
他强忍着吞咽所带来的痛苦还是把饭吃了。
“还要吗?”
妻子端起他的碗问他。
“不要了……。”他假装打了一个饱嗝。
“吃饱了。”
妻子料理好锅、瓢、碗、筷。
在火炉子上慢条斯理地精心煨着他的中药。
虽然火炉子是放在庭院里,然而屋子里还是弥漫了一股浓烈的腥苦味。
中药虽然腥苦可是他却尝出了甘甜的蜂蜜的甜蜜味道。
夜晚了,凉风习习。
妻子拿出了一床被褥铺在单薄的床上。
“夜晚还是有些冷的,还是多铺些,睡着暖和。”
扬树听着妻子说话,走过来抓住被角在床上铺。
房屋年久失修,门、窗都破败了挡不住外面的冷风往屋子里徐徐的吹。
“你冷吗?”妻子柔声的问。
“是冷。”
扬树把身体向妻子身边靠了靠搂住妻子的身体。一股暖流流遍了他的全身他感觉到了温暖。在这寒冷的夜晚他没有了冷的感觉。
他瘦骨凌旬的身体抱着她柔软的身体。
“我想……”
“你身体虚弱不要想太多……。”妻子打断了他的话。
“睡吧……。”
“快睡吧……明天还要把田里的草除一下。”妻喃喃梦呓自语。
抱着丈夫沉沉地睡去了。(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心之灵(杂文)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孤零零一个人,父母亲孕育我们是一个人在母亲的胎盘中(双胞胎或多胞胎那是极少的)生养我们也是一个人,后来就是硬加上的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又或者是“开枝散叶”做“大家庭”等等……。然后有了兄、弟、姐、妹。
人来到世界上难道是没有感情的吗?
有。
于是有了父母情,兄弟情,姐妹情,夫妻情。
一家庭子的情。

我们想发展我们的长处。
可是人们根本就看不上,社会也还没有认可,就有人说你一无是处,无所事事或者游手好闲总之你是“一无是处”也可能是“众叛亲离”了。
也有可能你的长处已经伤害到了别人。
孩子小,希望大;孩子大希望就小了。

其实,
长大了又受到了荷尔蒙的摆弄就有了做夫妻的。
没有爱情吗?
有。
或者说是上天的垂赐和恩典使我们就成为了夫妻。
大家还是一个人,一个人降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你有你的生活轨迹他有他的生活轨迹。
只不过在这里发生交叉了。

什么是爱情?
爱情有大爱情小爱情。
大爱情。
要热爱世界上的万物;要爱动物(包括野生的;陆地上生的,水里生的……。)狗阿、猫啊……不要对他们有丝毫的伤害要爱护他们就向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
要爱护花、草、树、木就像是自己家的花、草、树、木。
爱护街道,旅馆就像自己家的庭院、房舍一般。
爱护地球就如爱护我们家白璧无瑕的墙壁一样。
爱护江、河、湖、海就应该像爱护我们茶杯里的饮用水一般无二。
爱护别人,他们就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

小爱情。
父母情,兄弟情,姐妹情,夫妻情。
夫妻情。
要彼此忠诚、友爱、包容……。
在你埋头做事的时候……。
他,她却早已经偏离轨道(出轨)了。
于是伤心,愤怒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了;
也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了。
只想着他。
她为什么伤害我?
时时防范;时时提防。
把自己弄的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何苦呢?
回过头再这样看。
大家还是一个人,一个人降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你有你的生活轨迹他有他的生活轨迹。
只不过在这里发生交叉了。
还会再有向外扩展的可能。
是的“爱情”要彼此忠诚、友爱、包容……。
那么他,她的生活轨迹已经交叉出去了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是普通人我们又能怎么样?
如果有工作就好了;如果有事业就好了;
再不然,
如果有钱就好了。
可是我们没有工作,没有事业。更没有钱。
我们承认我们受到荷尔蒙的摆弄;我们受到了命运的摆弄。
我们接受吧。我们逆来顺受吧。
我们还要生活,生活还在继续。
明天,
明天太阳同样会高高地悬挂在天空,阳光依然灿烂。
路,
路也一样要好好的走的。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九(上)
扬树睡醒了。
家里没有人。
他知道她们都到田里去忙碌了。
他知道他现在也不能做什么,他找到了粮食开始为他的亲人做早饭。
太阳出的老高了。
大地一片阳光明媚。
他的老婆和他的妈妈说笑着回来了。
他在屋里头听见了她们高兴的笑语欢歌。
他要和她们说一件事情,一件他的决定,他知道她们未必同意他的决定或者说他的主意。
但是,他还是要说,为了她们……。
这个主意,这个决定他考虑了几天……。
她还年轻,
母亲身体也不怎么太好。
家里本来就不富裕,如今自己生了病,得了绝症……现在弄的家里就更加贫穷了,自己不久于人世就更加的不能照顾她们娘俩了……(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九(中)
村里有一个光棍。以前家里贫穷的很,这几年在外面做生意,渐渐的家道殷实了起来。
以前家里贫穷说了几个姑娘别人家嫌他家里穷都不愿意把姑娘嫁给他。
如今家道好了,他的年纪又大了就耽误在家一个人过。
他犹豫过到底应不应该说。说了会怎么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考虑过。
他一度想放弃这种主意……。现在他拿定主意了还是把它说出来。
今天是个好天气。
“爸爸死的早……”在大家吃过早饭之后……,在妻子做完家务之后……,在母亲做在门边缝补破旧的衣服的时候他开口说话了。
“是你一手把我抚养大……我现在又得了这种病……”
“说什么呢……儿子。” 母亲忙着手头的活计说。
“……也没有多长时间好活了,现在吃药还在花家里的钱……。”
“说什么呢……儿子。”母亲继续忙着手头的活计说。
“妈,他要说你就让他说……。”
“我想……我想我死了之后……”
“……我死了之后筱茵改嫁大桄……”
抽吸鼻息的声音从妻的方向传了过来。
母亲抬头看见自己儿子的妻在啜泣,两颗晶莹的泪滴从眼睛滚出泪眶,滚过面颊,又从下巴汇聚一颗大一点的泪珠,在空中成一条直线直坠在了地上。
“我在你们家做的不好啊?”她抽泣着说。
“我不孝敬婆婆……。”
“我没有说你……”他辩解。
“……我不会持家……。”
“我没有这样说……”
“……我好吃懒做了吗?”
“……没有……”(未完,待续……)

TOP

Re:(歌词)借(献给残奥会)

(小说)一行白鹭上青天
九(下)
“田里的活我没有干吗?”
“你们怎么这样埋汰人。”
“怎么要赶我走。”
“……没有……谁说要赶你走……。”
“……我只说如果……”
“你要……不要我了就明说,不要转弯抹角……。”
她哭泣,转身进了里屋了。
里屋传出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你这孩子说的这叫什么话……。”母亲丢下了一句话也进了里屋。
扬树丢下母亲和妻在里屋说话。
走去。
池塘里的几十尾小鱼在一群游动。
一会儿向东,一群小鱼就都奔了东。
平静的水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水痕,荡漾一道道潋滟。
在那里独自儿泛着金光。
鱼儿们在那里自由的游泳,其乐无穷。
一群小鱼又聚在一起向西游了过去。
平静的水面上又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水痕,荡漾一道道潋滟。
在那里独自儿泛着金光。
鱼儿们又在那里自由的游泳,其乐无穷……。
扬树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快乐的游动。
波光粼粼。(未完,待续……)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