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12
发新话题
查看本帖所有图片 打印

七零后同学聚会有感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299632#p=1
     初中同学时的照片,比较模糊,已看不清同学当初曾经英俊的脸,却能通过那熟悉的面孔,唤起我们最初的记忆,让那些在岁月长河中渐渐模糊的名字,重新被唤醒!上面没有我的照片,但然值得珍藏。
            照片拍摄于一九九零年夏。

TOP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299632#p=2    小学五年级时的女同学合影,中间一排的左边男老师是我们当时的数学老师王桂平,也是较有才气的一位,擅长演讲,爱于打扮。不知为何,那时我们班的男生都不太喜欢他,而女生却对他喜欢的要命,完全被他的帅气十足的外表所吸引??对于这种现象,我也不知该作何评价?在当时看来可能是他太有人格魅力,随着自己的成熟长大,对于社会认识以及阅历的加深,觉得一位优秀的老师,应该非常有分寸的把握住与学生的度,当时的她们还是未成年的孩子,如果把握不好,会伤害一大批女同学。根据后来有过与很多女同学聚餐,当再提起当时的记忆时,似乎都有着同样的感受,就是被他帅气的外表假象所迷惑,几乎影响到当初的学习。对于男同学来说,对他大多没有好的印象,因为他似乎也喜欢与女同学交流,互动,而把我们男同学冷落到一边。在临近考初中的尾声,他要求我们每一位同学都写一篇作文《心灵的答卷》,并要求每一位同学都要将自己写的忏悔录念一遍,男同学写的大多寥寥数语,只是女同学,个个动用真情,有多位女同学在读自己写的忏悔录时落泪??那种场景一直难以忘怀!他是想让我们每位同学要学会感恩,忏悔自己的过失以后好好做人呢?还是想通过此篇忏悔录让他更好的了解女孩的心思?我们不得而知,但根据平时在校外与校内判若两人的表现,我还是倾向于后者。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作为曾经被其教过的学生,不该为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指指点点,且当时的他还很年轻,在女同学面前卖弄自己的才情也无可厚非!作以上的记述只是在警示自己,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中间一排右边的年近五十的中年人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我已忘记了他的名字,只知道姓施,是当时我们小学的教导主任,有一手非常漂亮的字体,讲课声音洪亮,教学认真,非常的仁慈,可叹走得太早,已经离开了这美好的世间二十多年??也愿施老师在天堂快乐。
   感 谢小学时同班的方冬同学,还能将过去近三十年的照片保存的如此完好,虽然没有自己曾经的当初,但还可以看到当初女同学那一张张充满朝气的美丽的脸,还能看到校园那比较简陋的花园、操场、那如此熟悉的场景,曾经承载着我们太多太多欢乐的过去!当时的白瓦青砖如今变成了一座座楼房,过去的印记已难觅踪迹?
   很多女同学已经忘了姓名,但还能记得数位,有崔正红(女诗人)方艳、石瑶(最前面左一、现在已经是博士了)唯一一位到现在还没有结婚的女同学。方平芳、范学会、宋丽莉、蒋淑娟、王芹、刘荣、徐晓红、刘荣、方冬、叶丽、周荣慧-------

TOP

             如水你好!
             感觉此帖不仅仅是发给坛友们看的,还应该是发给老同学们看的。特来捧个场。
             另,你的佳照我已选入摄影楼中。如有你认为更合适的,可补上。

TOP

难忘的岁月

TOP


人生如梦岁岁年年,
一切都都是过眼云烟??
生活有苦也有甘甜,
一路牵途多少变迁!
几许伤心事接连上演,
年大体衰不如从前??
钱挣少,家人怨,
人穷志短讨人嫌??
江湖难,江湖艰,
想获财富要冒险。
酒桌上的朋友爱表演,
稍有利益冲突脸色变。
客套话,多敷衍,
笑里藏刀都是副丑陋嘴脸。
思前想后还是学友情真,
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相互鼓励,跃马扬鞭,
温馨的场面触动容颜。
相隔遥远,心常惦念,
一句平常的话儿也常会使我们感动的泪湿双眼!!
杂诗一首,留作纪念,
只愿工作奔忙的我你能常相见。


TOP

俺家那口子就是俺小学同学,同学聚会多了,彼此对了眼,凑到一起啦~~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裏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TOP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299632#p=3
年过四十的范学会貌美依旧。

TOP

七零后的我们,大都没读过多少书,对于能上初中的我们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因为每年小学升考,都要在数千学生中筛选不到两百人步入初中殿堂,其余除了个别找找关系走走后门的三五个生员外,其他将全被淘汰??    人生总有很多美好值得我们回味,而对于我当然是刚上初中的三载时光,我尽可能努力去想,去想那些渐渐被岁月模糊的图景。
   那是一九八七年的九月一号,那一天对于我,或者说对于大多有幸升上初中的学生,都是值得纪念的日子。二十天前我收到了小学升初中的入学通知书,我以超出分数线十五分之多终于又可延续求学之旅。那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荣耀让我在多少个夜里难有睡意,一直处在难以抑制的高度兴奋的状态。!
    终于开学了,多少男孩女孩,在校园的梧桐树下来回渡步,脸上挂着微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那是一种天真无邪的微笑;那是一种胜利宣言的微笑,更是一种满足的微笑!那时学校的教学楼还没有完工,我们被分到已经十分陈旧的老教室里,初一三个班,我们被分到一(3)班。记忆中当时有两个叫方琴的,为了便于同学交流,老师考虑再三终于找学校教导主任,把另一个方琴分到了三1班。当时那位小女孩极不情愿,后老师发了皮气,她才极不情愿地嘟着嘴去了另一个班。
      终于上课了,带我们语文的是高远航老师,代数是范学彬老师,也是我师弟范学广的哥哥,代英语的是姜普奇老师。班主任范学彬在上第一节课时给我们上了一堂教育课,鼓励我们努力读书,他长得微瘦,面目青秀,带着深度的眼镜可透露出也曾经历过一番寒窗苦读。他的话简单明了,记得最深的一句话是,如果你们不用功读书,不求学上进,那么终将被社会所淘汰??我们似乎在懵懂中仿佛明白了奋斗的代价。都在暗下决心,在这场王中王中力争上游,我们在期待中憧憬着,马上就将踏上检验我们实力的实践之路!


[ 本帖最后由 一切淡如水 于 2016-8-15 23:43 编辑 ]

TOP

终于上第一节课了,第一节课是班主任范学彬老师上的代数,他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便开始点名,为了更好地辩认同学,点到名的都要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这是一个来自全乡含各个乡村的同学,当然依然有一少部分是我小学同学,其中有叶志喜、方艳、范学会、方平芳、朱军、方兵、方乾。介绍完毕后,各就各位,坐位的安排没有什么固定的套路,完全靠身高的排列来按排坐次,我身材瘦弱但个头很高,所以被放在最后一排,当时的思想相对守旧,两人一张桌子很少有男女同坐的,与我坐在一起的是陈志超同学,他也与我仿佛年纪,外号老精,有一点口吃,可能从小看过三国,每每与人聊天总是想方设法把话题引进他擅长的三国里的经典桥段。然后再发挥他那另类演讲?常常讲得眉飞色舞,唾沫心四射,因为有口吃,讲到高潮处,因一个字吐不出来常常被撇得满脸通红!久而久之,不知是哪位同学给他取了一个颇有点调侃的绰号:大吹子,陈除了爱说爱笑,学习成绩也相当出色,每次单元测试或期中期末考试,他都能稳坐前十。我好像也付出了同样的努力,却只能在二十名开外?那一段时间很沮丧,总有一种技不如人的失落?也曾激发过自己上进,却总是找不到学习的方法??或许求学真有智力上的问题?不然同一个班级怎么教出的学生会有如此大的差距?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可我无论怎么努力却依然与那些优秀的同学有着很大的落差?我奋斗的路上徒增艰难的步伐,我终于明白了竞争的残酷?但必须要面对现实,我与大多处在中上游的学生一样,在落后的困境中依然不屈不挠地奋勇前行。

TOP

终于上第一节课了,第一节课是班主任范学彬老师上的代数,他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便开始点名,为了更好地辩认同学,点到名的都要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这是一个来自全乡含各个乡村的同学,当然依然有一少部分是我小学同学,其中有叶志喜、方艳、范学会、方平芳、朱军、方兵、方乾。介绍完毕后,各就各位,坐位的安排没有什么固定的套路,完全靠身高的排列来按排坐次,我身材瘦弱但个头很高,所以被放在最后一排,当时的思想相对守旧,两人一张桌子很少有男女同坐的,与我坐在一起的是陈志超同学,他也与我仿佛年纪,外号老精,有一点口吃,可能从小看过三国,每每与人聊天总是想方设法把话题引进他擅长的三国里的经典桥段。然后再发挥他那另类演讲?常常讲得眉飞色舞,唾沫心四射,因为有口吃,讲到高潮处,因一个字吐不出来常常被撇得满脸通红!久而久之,不知是哪位同学给他取了一个颇有点调侃的绰号:大吹子,陈除了爱说爱笑,学习成绩也相当出色,每次单元测试或期中期末考试,他都能稳坐前十。我好像也付出了同样的努力,却只能在二十名开外?那一段时间很沮丧,总有一种技不如人的失落?也曾激发过自己上进,却总是找不到学习的方法??或许求学真有智力上的问题?不然同一个班级怎么教出的学生会有如此大的差距?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可我无论怎么努力却依然与那些优秀的同学有着很大的落差?我奋斗的路上徒增艰难的步伐,我终于明白了竞争的残酷?但必须要面对现实,我与大多处在中上游的学生一样,在落后的困境中依然不屈不挠地奋勇前行。

TOP

念书的历程总是快乐与苦恼并存,每天机械般的上学放学,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有一点反感,同时又害怕离开学堂后将不知所措?渐渐的我忽然感觉我学习有点跟不上他们的步调。当时女同学曹秀平,胡华玲、胡红梅、是我们班女同学成绩冒尖的三朵金花,从初一到初三,她们一直把成绩稳稳地扎根在女子前三班上前十水平,相当的稳定。其中两位在升学考上中师,现在已是相当出色的小学老师。胡红梅初三发挥欠佳,在新沂市留了一级,后没有了音讯?她们三位各俱特色,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很勤奋。




TOP

秋天已到,天气渐凉,梧桐树的树叶在秋蝉悲哀的鸣唱中纷纷飘落,飞洒在校园各个角落?谢幕的痛苦是宇宙万物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我忽然想起一句唐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初三的同学从此离开了这所学校,而我们又成为新的后背力量。     语文课第一篇是毛泽东的词:浣溪沙(和枊亚子先生)
给我们上课的是高远航老师,他个头不高,脸形干瘦,他是唯一用普通话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他声音哄亮,讲话次序紧凑,富有激情的讲解总是给我们带来无穷趣味。他对我们管得不严,即便有人在下面讲话,他也不闻不问,完全是放羊式的管理。但他总能想出万全之策来调动全场,让及个别调皮的同学不得不有所收敛。在他有条不紊的讲述下受到奇效。我们很喜欢并渐渐适应了这种讲述。然好景不长,他之后又给我们上一堂天上的街市与一件珍贵的确良衬衫。第四节课老山界换了新的老师?生活或许就是这样,我们来不及去适应,但有时只有无奈的顺从。不知新来的老师又将与我们擦出怎样的火花?下次叙。(近来无聊苦闷,饱受病痛的折磨,躺在床上无所事事,便记述一段过往的经历,献给我的老同学以及在那样的年代有着共同经历的人。)



[ 本帖最后由 一切淡如水 于 2016-8-17 19:31 编辑 ]

TOP

人生弹指一挥间,一转眼我们都老了??无情的岁月,活着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TOP

 43 12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