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查看本帖所有图片 打印

王淮河先生的连载<<【原创】涉“足”日志——我与火车头足球那些事>>合集

回复 29楼 褐蜥蜴 的帖子

啊哦,看到了。谢谢!希望经常联系。照片我正在找,一时找不到满意的,正在找队员收集。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18集也可以一块遍进去。谢谢!

TOP

没写完吧,,,,

TOP

回复 33楼 pengyou333www 的帖子

没有。已经发出的应该是全文的五分之一。谢谢关注!

TOP

版主:18集应该编进去啦。谢谢!

TOP

非常羡慕你,因为在你的世界里有着这么一个与足球有关的完整故事。
我会慢慢品尝这道精神盛宴。

TOP

回复 36楼 恒大的预言 的帖子

其实每个人一生中都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不过区别是否留意和善于总结罢了。对此我也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愿这些经历能给人以思考,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足球竞技团体的真实生活状况。
谢谢你的关注与理解!

TOP

回复 36楼 恒大的预言 的帖子

TOP

回复 38楼 朝来暮往 的帖子

TOP

回复 36楼 恒大的预言 的帖子

TOP

斑竹,25集可以汇编进去了。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先生:我的队员找了一张比较好的相片,想发给你,不知是否方便把你的邮箱号告诉我?另外再找到合适的相应发给你。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又发了两集,麻烦编辑进去,有的版块转发了这个专集,及时汇编让他们也能及时看到。谢谢!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先生:我今天又发了一集。已经有三集没有汇编进专集了。谢谢!

TOP



为什么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TOP

回复 29楼 褐蜥蜴 的帖子

火车头贴吧比以前有进步了,内容也比较全面。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此帖快上一万了,斑竹有很大的功劳。现在好的东西不一定有人欣赏,多亏中超论坛的斑竹慧眼相识,大力推崇,才有了这样的局面。

TOP

回复 47楼 朝来暮往 的帖子

过奖了。我最近参与预测欧洲杯的活动,预测意大利会获得冠军。现在的情况正在按照我预测的那样发展。
其实我还是想从提高中国足球这个角度考虑。
意大利人的身体素质在欧美范围不算好,其风格在很早以前就是拉丁派的打法,加上他们的心智与狡诈,形成了现在这样看似柔弱可欺,实际锐利无比的情况。
中国足球提高的思路要立足于为我所用,近可以效仿日韩,远应该借鉴意大利。尤其在心智方面,中国人有这方面的特长与优势。问题的关键是现在从事竞技足球的这些人,并不是中国人当中的精英。我在后面的文稿中对此有较为详细的分析。
谢谢关注!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已经又发了3集,可以汇编到专集了。谢谢!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哎,发现了一个重要错误。第一楼的第一集的最后一句话应该是‘璀璨的春天’,而不是璀烂的春天。实在抱歉!
   

TOP

又发了两集,斑竹可以编进去啦。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先生,已经又发了3集,请编入专集。谢谢!

TOP

回复 36楼 恒大的预言 的帖子

我也会密切注意你的专集。同意你的观点。其实我们俩有共同之处,希望有机会能互相沟通联系,共同进步。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斑竹先生:今天圭可发的38集很精彩,应该尽快编入专集,已经有4集没有编入了。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先生:已经有5集没有编入专集了。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怎么发不了新帖了?请回答,谢谢!

TOP

回复 1楼 刀客易水寒 的帖子

版主,最近论坛关于对圭可提出异议的帖子不少,不知这是不是正常的现象。但是不管怎么你们斑竹到现在不出面协调这些事,是不是不太妥当。另外圭可的帖子已经发到了40集,斑竹并没有汇总在专集,不知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都放假了吗?
别人提出要把楼主的帖子放在专集里面也有道理,你们的意见应该怎么做,请尽快给予指导。

TOP

【原创】 涉“足”日志——我与火车头足球那些事43

涉足日志

——我与火车头足球那些事

十六.经历乙级联赛之一

                     意想不到的结尾与开局(下)


我是在今天上午和胡延湘同时接到通知,时任部体协副秘书长的郝良工在中午的饭桌上宣布的这个决定。同时特别强调俱乐部实行主教练负责制,整个队伍的工作由胡延湘全权负责。

对这个决定我虽然感到突然,还是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多年在铁路行车部门工作的经历,习惯了“领导都是对的”,尽管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我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使用谁是领导的决定,做好工作是自己的本分。也许做了配角,更能发挥好自己的作用。

现在看,当时用谁都可以,关键是关系要顺。如果用胡延湘,就干脆由他组阁,放开手让他工作,他带着自己的子弟兵,只要能够正常发挥这个队的技战术水平,在乙级队的范围内,应该会取得好成绩,很快就能打回甲级队。

在当时中国的足球环境,难得有火车头这样的机制及条件——在全国范围内选材,然后施以系统、规范的训练,逐步达到国内同年龄的先进水平,按部就班,一步一个脚印地从少年队、青年队,过渡到职业联赛。而且队内不乏尖子选手,且整体阵容、骨架完整,队员间相互性格熟悉、了解,场上呼应、配合十分默契。这是一支训练有素,很有发展前途的队伍。这样的条件,这么好的资源,是其他俱乐部在短期行为的背景下难以企及,也是真正的足球从业者十分羡慕的一支队伍。可惜这么好的条件,在去年的一个赛季,被人为的内耗弄得人心涣散,队伍从上到下,从始至终,都没有把全部心思用在训练比赛上。

如果由我为主,相信在现有基础上,在维护住队内稳定的前提下,继续做好工作,也能打好今年的乙级联赛。

我的优势是懂管理,责任心强,对足球也不算外行。更主要的是我深谙球队内部的情况及大家的心理特点,又明了上级领导的心态(某种程度是他们的代言人),能够有效地在他们之间成为一个阶梯,使上下级的关系更加紧密协调。有了这样的前提,可以获得领导更多的支持,在客观条件方面能够有所改观,各项工作也有可能逐步走上正常的发展轨道。

可是现在的局面与前两种组阁完全不同。重新启用胡延湘,原来的教练组又基本不动,这本来就关系不顺。我在老胡的心目中,在当时肯定是十分排斥的。但是我与教练组的其他两位,关系却发展得比较融洽,他们俩将要面对我与老胡这种不协调的关系,在开始阶段,肯定是比较困难的。这左右不是,不偏不倚,不上不下的组阁,难免要出现不协调的因素,又要有一段磨合的时间。

据说重新起用胡延湘,又是铁道部领导出于纠正去年不成功的举措,为平息一些人的抱怨而作出的决定。在这些人当中,有不谙队内实情的部领导,也有一大部分来自机关、基层关心火车头足球但又十分浮燥的球迷,也包括已经下台的原俱乐部班子的一套人马以及他们的拥炅,还有本来对火车头足球具有不满、嫉妒心理的各地“诸侯”。

天津火车头对铁道部收回他们的承办权不满意,对新的组阁人曹关林、胡延湘耿耿于怀。他们下来后,又把这种情绪转向了我们。他们完全可以利用换班子后出现的混乱局面和糟糕的成绩大做文章,做足文章。在我们接手队伍后,出现更加混乱的局面,更加糟糕的成绩,正是他们所希望的,有些还可能是他们在背后操纵的。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认为是他们辛辛苦苦取得了目前火车头足球的发展局面,而领导却不明事理,乱作主张,剥夺了他们对队伍的控制权。站在公正的角度,从他们自身的利益与角度看,有这样的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在做事情的手段上显得过分了些。

然而作为像冯主席这一层面的领导又比较了解球队的具体情况,对火车头足球十分关心并作出重要决策的部体协领导,经常注意掌握队里的重要情况。他们知道,以他们的意向重新组阁的俱乐部班子虽然前段时间有很大的曲折,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可毕竟目前已经趋于好转。他们清楚地了解到,队里能达到目前的局面十分不易,经历了坎坷的过程,做了大量的工作。如果在下一阶段的进程中保持稳定,,应该会出现理想的局面。

作为分管体育工作的铁道部领导,也十分清楚队伍目前的情况。他们当然不甘心放弃目前这种有转机的局面,放弃对队伍的控制权,但是他们又难以撼动铁道部其他领导以及大多数人偏激的意向。鉴于上上下下的压力,火车头足球俱乐部教练班子必须要再作出大的调整,必须重新起用胡延湘,让他领衔这支队伍投入乙级联赛。

于是,为平衡这诸多矛盾,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就出现了目前这种既能够考虑到外界的压力,接受大多数人的意见,又能够保持原有教练班子基本不变,继续以铁道部体协领导宏观掌握,控制队伍这不偏不倚的组阁局面。

这样的组阁明显存在着关系不顺,很难避免内部人为的内耗。而且从赛季的开始,教练班子并没有把全部心思用在训练比赛上,为以后难以避免的恶果埋下了祸根。




[ 本帖最后由 圭可 于 2012-7-31 12:25 编辑 ]

TOP

【原创】 涉“足”日志——我与火车头足球那些事44

涉足日志

——我与火车头足球那些事

十六.经历乙级联赛之二

再识胡延湘


1998年3月24日

屈指数来,今天胡延湘回到队里已有一个月多月。前天,参加今年乙级联赛的队伍基本组阁完成。昨天,全队乘飞机到达昆明冬训。

一个多月前的2月19日,老胡直接从青岛的家中来到北京。回到基地,吃过晚饭,他便召集教练班子开会讨论分工。还真是“主教练负责制”的样子,也没容其他人讲话,基本由老胡一个人把各人的职责定了。有关我的工作范围,只是最后说了句“老王负责生活”。但是具体内容是什么,要做哪些事情,却只字不提。

老胡的意图很明显。先把我降为副领队,再在工作范围内加以限制,让我没事做,然后再根据情况看下一步的发展,达到最后逐步架空我的目的。

我与胡延湘从相识、相知,有一段曲折的过程。当初我去采访他,他是把我当作一名记者,一个局外人,一个可信赖的人来对待。我了解和反映的情况,有相当一部分是出自于老胡。他谈的一些问题和看法很现实,有的观点很有见地,让人明显能感觉到这个人快人快语的性格特点。通过和他的接触,能深切地感觉到他为人耿直,凡事争强好胜的特点。

听别人说,他这方面的个性一直很特别。以前踢球的时候,谁要是在场上弄了他一下,他一准儿要找回来,决不会当面吃哑巴亏。所以刚开始和我打交道,之间不会很协调。当我们的组阁将他们替代后,在他看来就成了对立的关系,马上就能和我反目为仇。事情说开了以后,他又马上能与你言归于好。而且有看法就当面提出来,有矛盾马上就公开化,非得弄得心里塌实为止。和他打交道,反而感觉比较舒畅。

这就是他这个人与众不同的地方。有特点,也有缺点,而且两方面都很突出。他的这种秉性用到了工作上就不同凡响,平时训练从不含糊,拼着命也要把成绩提上去,无论什么事都不能落在别人后面。

当初火车头少年队刚组建时,能到他手下的,均是各队筛选下的人员,条件并不是很好。几年下来,队员的能力提高得很快,尤其是基础扎实,技术上有特点的队员在这个年龄组占有相当的比例,每次国少、国青集训都有数名队员入选。

总的来讲,他应该算是综合素质比较高的人。他的性格,他的敬业,得到很多人的认可。我刚到铁道部报到时,部领导盛**就专门交代我,老胡这个人很敬业,要安抚好他。到宁波后,我买了好烟好酒专门去看望他。他当时对我特别反感,背后骂我很多不好听的话。就连这次我们几个人提着东西登门探访,他也毫不留情,弄得大家都很尴尬。

最近再见到他距离那段时间是已有半年多。我俩同时接到上级的通知,到部体协办公室报到,共同担当乙级联赛小组必须出线的任务。

和与温远的合作一样,开始阶段我对老胡表示出足够的尊重。所不同的是,很快就得到他的回应。

老胡的确很实在。过了不久他对我说:“领导找我谈话,要我重新带队,我的唯一要求是老王不能在队。”据冯主席后来告诉我,老胡当时真是这么说的,他没有采纳这个意见,理由是有关我的使用是部领导的意见,没有上级的同意,不便对我另行安排。后来为了凌驾在我之上,按他的要求,必须把我降为副领队,实行“主教练负责制”。领导答应了他这个要求。

老胡倒是直爽得可爱。这些对我不恭的言行,都是他主动向我坦诚的。他接着又对我说:“我原来以为你很坏,现在看不是这样。”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们俩逐步加强了了解,关系也日趋默契。

不过,这种融洽的局面没过多久,就出现了不和谐的事情。

怎么说这些事呢。

应该讲出现矛盾的原因很复杂,老胡当然有着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但是作为主管领导也有不妥的方面。我认为,当初起用老胡就应该为他创造条件,使他能够心情舒畅,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如此这样又用他,又有所控制,大的方面他还是做不了主,干起工作老是在左顾右盼,的确不是个事儿。

竞技运动队的日常管理,身在训练比赛一线的教练,往往不同于企事业单位的环境氛围。他们豪情奔放,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来不得半点的含糊和马虎。这样才能使队伍处于正常的状态,到了赛场上拿得起,放得下。否则他本人和这支队伍的表现均很难达到理想的状态。我感觉在与老胡合作的这个赛季,他除了在足球场上多年养成并改变不了的争强好胜、认真负责的习惯,其余以外的精力,并没有完全放在工作上。

记得第一次召开教练组会议以后,老胡根据形成的决议,亲自写了申请球队启动资金的报告。上面批了5000元买日常用品。然后就是申请资金买装备。领导还真是很开通,按照老胡报的计划,一点也没减少,就批了15万。

根据他定的“花钱的事孙长杰去办”,这事很快就办妥了。可是不知到底是哪个环节的问题,他对这件事情不太满意,并当着教练组的面责怪孙长杰。以后他们俩的关系不断紧张,有时候为了一点儿小事剑拔弩张。过了没多久,他又对分工重新作了安排,自言自语地在我面前说:“经济上的事看来还得你来办。”

队伍集中在基地待了一个月的光景,于3月22日到昆明冬训。到了驻地老胡向我打个招呼,安排当地人杨光去买龙牌跑鞋。结果杨光没有去,就又让杨军去办。杨军办回来的时候,老胡不在,他把东西和发票一并交给我。我顺便看了一下,发现票面数额超出了实际支出,随口问了一句。杨军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询问,而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在说:这事你不清楚吗?

事后我听姜风林说,老胡开始让杨光办这事,但杨光这人太正统,不愿按照老胡的交代,在发票上做手脚。然后又交给杨军,通过找熟人,在发票上比实际支出多写了几百块钱,这几百块钱就是买这批货的回扣。为了区区这么点儿小钱,动这样的心计,是很不应该的事。

这件事虽小,可在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通过这件事,可以说明老胡思想在起着微妙的变化。根据我对老胡的了解和他本身的素质,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不该这样做,实际上却真这么做了,其中有一些不可言表的原因。这恰恰是我十分担心的事情。

杨光拒绝老胡让他买跑鞋做手脚的事,反映了他做人的一贯标准。这方面,师徒俩似有共同的秉性。不同的是,老胡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杨光的成才,并没有旁门左道的因素,与他正直的人格有很大的关系。杨光的家庭和他的父母,是老实正派的地道人家。我们到昆明冬训,在拓东体育场打教学比赛,杨光的父母仅仅到场地看了一次,和我及包括老胡在内的教练组仅仅是象征性地打个招呼,以后就没有再照过面。老胡曾经在我面前说过:“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喝过杨光送的一片茶叶”。他虽然言语中免不了有抱怨他们家不谙情理的成分,可也并没有影响工作中的正常心态。他十分欣赏杨光踢球的风格,不断地为他提供机会,使之成为火车头队的中坚力量。

仅仅从这一件事,就可以说明在这支队伍中正气、向上的环境还是具备的。正常情况下,老胡的为人处事是很正统的。如今的老胡似乎变得不那么可爱了,甚至连区区几百元的回扣都不放过。以这样的心态从事一支竞技足球运动队的第一管理者,很难保证在其它事情上能出以公心,正确对待利益纠葛的矛盾。

这支队伍的发展走向也确实令人担忧。




[ 本帖最后由 圭可 于 2012-8-2 16:24 编辑 ]

TOP

回复 60楼 圭可 的帖子

对不起,这个帖子应该是第一部分,下面还有下一部分。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