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查看本帖所有图片 打印

王淮河先生的连载<<【原创】涉“足”日志——我与火车头足球那些事>>合集

(昨天把这个章节发出后,点击率比以前增加了。谢谢网友们的支持与关注。今天再发出这一段,略作了修改,主要把小标题改为“上帝的手紧紧抓住我们的命运”)


                                                   人世间难道会有这么神奇的巧合吗?
                                                               又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以前我在撰写“涉足”日志,曾经总结了一系列与“13”有关的事情:如职业联赛及青年联赛每次都是,连续全是13分,13名,甚至连进球数也摆脱不了这个不吉利的“13点”。
以后我在整理自己的日记时,又发现一个难以想象的事情——从我们队在1999年6月10日宣告组队成型之始,到2003年3月9日与安徽合作失败全队各自分道扬镳之终,火车头青年队历时的3年零205天加起来,一点不差,不多不少,竟然是整整1300天!
竟然仍然摆脱不了13的怪圈!


    附:有关“天意”的遐想(修改为“上帝的手紧紧抓住我们的命运”)

2002年11月16日

今天一天的感觉特别好。秦皇岛的比赛圆满结束,我们不但以四胜一平的成绩取得华北赛区的第一名,实现了预定的目标,队伍经过这次严峻的考验,更加日趋成熟。
心情好了,好象周围的一切都和原来不一样,遇到的事情十分顺畅。可是今天下午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感到很特别,似乎美好、顺畅得过了头。
下午5时许,我从铁道部办完事,然后准备打车到北京站,乘晚上的火车回家休假。铁道部的门口也就是复兴路的军事博物馆对面,然后还要经过长安街。了解北京的人都知道这个城市的交通状况,尤其是这一段的路途,又是处在下午下班的繁忙时间。
可是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路那么多路口,那么多红绿灯,那么拥挤的路段,那么漫长的路程,竟然没有一个红灯挡路。我们这辆车一路没停,甚至一直都没怎么减速,仅仅大概不到20分钟的时间,就直接到达了北京站。
我是火车司机出身,对运行前方的色灯信号机有独特的敏感。在路上,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的信号灯好像事先设计好似的,在我们这辆车接近的瞬间就莫名其妙地变为绿灯。如果是等候的车辆比较多,我们的车接近,恰恰这些车已经“疏散”完毕,连减速、踩刹车的机会似乎都不曾有,顺利地通过了这一个又一个的十字路口。
走在半路,就不断听到司机在嘀咕:“今儿这是怎么回事,今儿可真邪乎了嗨!”
到了北京站,他禁不住对我感叹地说:“今儿可是真顺,我跑了几十年的出租,甭说遇到,就是听说都没有的事儿。”
我也禁不住内心的喜悦,心有灵犀地对他说:“这可能是针对我的,我最近顺着呢。”
这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蹊跷事。我在今天的日记中清清楚楚地记着这件事,并对此抒发出一段内心的感慨。
有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难道人世间真有神灵?不然在我们事业有成,心情舒畅的时候怎么什么事情都这么顺。今天这次乘出租车的过程,是否某种神灵在用一种不可理喻的事情在旁敲侧击?
再联系曾经发生的一些事,也让人感到莫名其妙。比如那年在蚌埠打乙级联赛期间,为了能够在最后一轮的比赛中取得胜利,我们烧了纸,真诚地作了祷告。此时,明明那天晚上天气晴好,繁星密布,怎么就在转眼之间下了一阵雨,过了十几秒以后,突然又停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确实是动了感情,确实是把整个身心融入到虔诚地祷告中,确实是在真心诚意地想赢下那场关键的比赛。
在秦皇岛的比赛,我也是把自己整个人的能量与精力全部投入到比赛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结果在我们取得预想的目标以后,在乘出租车的时候,竟然会发生这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所不同的是,在蚌埠的比赛我们没有取得满意的结果,秦皇岛的比赛却如愿以尝。那天晚上我是一夜没合眼,一直在琢磨取胜的办法。要说心诚意真算是达到了极至,挖空心思运用心智,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第二天早上,主教练姜凤林惊愕地对我说:“领队,你怎么一夜过去头发白了那么多!”
这两种不同的境遇,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神乎其神。是不是某种神灵已经窥视到了这支队伍的内部隐情?在蚌埠的比赛即使最后一场球赢了,以后也难有好的局面,因此就干脆导致了极端的不利局面,促使领导“重打锣鼓另开张”,让我能够真正领衔一支属于自己的队伍。这支我自己能控制的队伍,在我特别想赢得比赛胜利的时候,连神灵都在保佑着我们。
这么看,这里面真的有一种神秘的内在联系。这可能就是天意,就是所谓的迷信。这种所谓“迷与信,迷了就信,不迷不信,越迷越信”的事情,在足球圈司空见惯。这几年有关这些事我经历了一些,逐渐受到别人的影响,自己也自觉不自觉地成为其中的一员。
比如每一次比赛的路途上,大家都愍住呼吸,默默地关注路口的红绿灯,特别注意第一个路口的灯光。如果遇到的第一个是绿灯,接着余下的路口一路畅行,心情就好了些,似乎预示着会有好的结果;如果屡屡被红灯阻拦,情绪就差了许多,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就会受到影响,有时真的会导致失败的结果。
如果这场比赛真的赢了,有人就情不自禁地寻找象征性的细节。比如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啦,站在什么有特征的位置啦,连数字的谐音等等都能联系到这上面来。接着就重蹈覆辙,想方设法在下一场比赛重复上次的做法,以期再取得理想的结果。
你不在这个圈子里待上一段时间,是不会了解到还有这么些说道,对“冥冥之中有神灵”会虔诚到如此难以想象的地步。我所接触的温远、胡延湘、姜风林等教练,无一不在这个方面表现出足够的虔诚,而且不断地听他们唠叨类似做法的灵验。这种现象以后被媒体感觉到了,有的记者就借题发挥,米卢指挥国家队比赛习惯穿的大红色体恤也成为获胜的招牌性象征。
这当中有没有神灵相助暂且不说,你就是想说也说不清楚。我想这当中可能就是有太多的复杂因素,会根据不同的情况产生不同的结果。比如输赢平,无论是什么结果,本身就有相对概率的可能。当时你的心情怎样,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免不了要受到影响,你的工作效率和质量就会有所不同,就会在原来的概率中附加了相应的砝码,可能真的会导致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这样的概率略大了些,便逐渐地被大家认可,并且举一反三,不断夸大与渲染其灵验性。
这样看起来,世间似乎并没有有些人所信奉的神迷现象。但是联系我在火车头足球期间所经历的一系列荒唐事,却无论如何解释不清楚所谓的迷信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有其事。
在1998年乙级联赛期间,与皖北矿务局协商赞助费,我建议了一个吉利的数字——66万;住宿宾馆也把6楼包了下来,以此希望当年的联赛我们能“六六大顺”,取得满意的结果。
在火车头体工队招待所,我住的房间号是104,是不吉利“死”的谐音,我用笔把“4”改为“8”。安排队员比赛服装的号码,也刻意避开“4”。王帅比赛服的号码从小到大都是他自己十分喜爱的14号,到了我们队,我们把他定为18号。每年订购服装,我们队全部装备以红色为主,意欲队伍红红火火,极力避免黄色,以防止队伍“黄”了。
然而事实上这些心机基本没有什么灵验。结果1998年的乙级联赛以惨败而告终。组建青年队我倒是甩开膀子干了几年,到头来还是没有避免“黄”了的结局,火车头足球还是逃脱不了“死”了的命运。
而且这个“黄”了、“死”了的结局好象早就有预兆,所发生的一系列不可思议情节,让我对原来的看法产生了深深地质疑。
早在1997年的甲B联赛,我们在第二阶段接手队伍。当时老胡他们在第一阶段前九轮取得一胜三平五负的成绩,得了6分。后来我们在余下的13场比赛中只赢了两场,平了一场,输了十场,得了7分,加起来总共是13分。
看到这个分数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第二年的乙级联赛,我们在10场小组预赛中赢了3场,平了4场,输了3场,又得了13分。又是这个让人疑惑的数字。我的心里又咯噔了一下,忍不住在老胡面前念叨了一下:“怎么这两年的联赛都得了13分?”
老胡听了我的话,不由地一怔。仔细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么回事,他也忍不住犯起了嘀咕,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哟,还真是这么回事,连续两个13点。”
我自己在心里嘀咕了道:“实际上是三个13点。我与温远接手火车头队,在去年的甲B联赛中恰恰是打了13场比赛。”
带着深深的疑问,我在《辞海》和网络上认真地查了一下。有关对“13”的解释是基督教徒特别忌讳的数字。要么是耶稣在13日被处死,要么是他被第13个教徒或是在第13个门处死。总之13是被大家公认的不吉利数字,是死亡和末日的象征。因此在现实生活中,人们都在极力避免这种不吉利的数字。
可是在火车头青年队的这几年,这个“13”似乎在步成年队的后尘,始终在紧紧地跟随着我们。
第一次在广东肇庆参加2000年度U19青年联赛第一阶段的比赛,我们以四胜一平两负,积13分的成绩获得本赛区的第三名;
在第二阶段天津赛区的比赛中,仍然取得四胜一平两负的成绩,仍然是13分。而且在当年U19青年联赛32支队伍的名次排列中,又恰巧处第13名的位置。
首次参加全国青年联赛,能有这样的成绩,的确不容易,我们也很满意。可是我静下心来一想,我们不仅在两个阶段的比赛中均取得了13分,恰恰又处在第13名的位置。和前两年一样,又进入了“13点”。
这还不算完。
在2001年、2002年两年的四次比赛,基本都是四胜一平二负,都是13分。
最后一次我们虽然取得华北赛区的第一名,虽然和前些次的情况不一样,总共只有6个队,仅仅打了五场比赛,我们没有输球,还取得了赛区的第一名,可成绩却是四胜一平(因为只有6个队,少了两个队,那个两负不存在了),还是13分。
这些难道都是偶然的巧合吗?在火车头青年队阶段,这个“13”一直是我内心的心结,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所有的比赛是在顺其自然的状态中进行,结果竟然是同样的结果,同样的数字。
如果再详细地例举最后一次参加U19青年联赛比赛的比分,会惊人地发现,虽然比赛打得十分顺畅,结果也很理想,但是已经在比分的进球数及负球数方面宣告了我们这支队伍的死亡:
对中国足校一队的比分为5:1,对首钢青年队为1:1,对八一青年队为3:1,对天津体校队为2:1,对国安青年队为2:0。进球数是13个,是不吉利的数字,负球数是4,谐音是“死”。
让人苦思不得其解的是,我在火车头足球这些年竟然一直没有脱离这个不吉利的怪圈。这从头到尾如出一辙的“13”怎么会这么蹊跷地连续产生?尽管最后我们在U19青年联赛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尽管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火车头青年队具备了参加职业联赛的条件,可队伍的生存环境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问题,以至于导致队伍最终的解体。
这从头到尾的“13”,就是一个不吉祥的预兆,似乎一直在以一种表象,一步一步地预示着这支队伍终究不会有好的结果。我们为之所有的努力,都是毫无价值的徒劳。
就连1997年的全运会足球比赛,最后我们的名次竟然也是第13名。按道理进入全运会足球决赛的队伍每届都是12个队。1997年正是香港回归的重要年份,从政治的角度考虑,组委会把没有经过预赛的香港队临时纳入决赛的范围,于是使参赛队增加到13个,这第13名的名分就又落到了我们头上。
甚至在以后整理自己的日记时,我发现从我们队在1999年6月10日宣告组队成型之始,到2003年3月9日与安徽合作失败全队各自分道扬镳之终,火车头青年队历时的3年零205天加起来,一点不差,不多不少,竟然是整整1300天!竟然仍然摆脱不了13的怪圈!人世间难道会有这么神奇的巧合吗?
爱因斯坦在他的晚年开始相信上帝,他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控制住的,这个巨大的力量就是上帝。
我在想,是不是上帝看到了我们这几年的努力,被我们的诚心所打动,不忍心眼睁睁地让这支队伍所有人的心血继续白白地付出,用旁敲侧击的方法点拨与预示出这个队昏暗的前程?上帝的手始终在紧紧地抓住我们的命运。我们这些年忍辱负重、孜孜不倦的追求和所有的努力,终究就摆脱不了被夭折的命运,从始至终就是一个天方夜谭的神话。正是:

认知原本属唯物

缘何常因十三误

诚向高天发一问

古来谶言究有无

TOP

回复 20楼 圭可 的帖子

还有没有当年的照片?很怀念

TOP

我为国足加油!

超多一流技巧,更多经验文章,超多内容,菠菜技巧,赢钱技术  体彩  真人  彩票 让你月入百万,轻松

做土豪,美女环绕 尽在 662855 。 C0m  

TOP

手机登陆更方便。

TOP

好文章,我想看一下各年火车头队的比赛照片,如果楼主有,欢迎分享,谢谢。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