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查看本帖所有图片 打印

和平合乐

该帖被浏览  1,584 次,回复 25 次

和平合乐

世间万物生长都由物种、基因、环境等规律性因素制约。那么,一个民间业余乒乓球俱乐部的无中生有,可以称得上奇迹么?

                                                   ——题记



                            一、任我行出山

2010年5月接到从前一位学生王大毛的电话,要我去帮忙“修理”他的乒乓球徒弟。听起来很搞笑,自己还是二把刀偏要当师父,难怪没几个月就被人家虐的片甲不留。他们在任我行俱乐部打球,当时位于东方水都对面。一楼卖户外装备,二楼有一间办公室和库房,空出来的地方刚好摆一张球台。大毛的徒弟叫郝金亮,一米八五的个头,武警机枪手出身,退役后在同煤上班。小伙儿帅气,性格也开朗,有一年去武夷山旅游曾被一茶庄年轻漂亮的单身老板娘拉住,死活要他留下。只是说到打球还不行。能拉一板既不前冲也不高吊的弧圈,可以简单相持,但基本没有防守,也谈不到战术组合。


让我吃惊的是大毛和他徒弟对乒乓球的热情,这两位到了周末居然可以打一整天。早上开门就进去赤膊鏖战,中午随便吃碗面,接着又疯打一下午。因为天气热,说好谁输谁买可乐。结果每次都是大毛媳妇主动拎着大瓶可乐过去,进门就一付料事如神的口气说“又输了吧”。我在忻州乒乓球界勉强算是三流水平,不过打郝金亮倒是足够,那时候他还“吃不住个等当”。但是这家伙不服输的劲头很厉害,而且也从不计较输赢。这一点我喜欢。怕输就别打球。


王大毛把他徒弟无偿转让给我,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个在乒乓球台前野蛮生长的大个子被我一局一局折磨,心理阴影面积一寸一寸消退。然而我接收的新徒弟却不喜欢练球,每次都是直接开打,十局八局一休息。在任我行打球的基本都是户外运动爱好者,墙上的照片记录着他们朝台,太行大峡谷以及太白山徒步,还有库布齐沙漠穿越的经历。有天一个小伙子进来就叫我余老师。正纳闷心里说看来是认识的怎么我没印象呢,他说他叫齐伟,好几年前在硅铁厂的一次围棋比赛中就跟我下过一盘,而且是优势局面下被我逆转。不好意思,真是不记得。后来有了网络,棋友们都在网上过招,大家很少见面。没想到乒乓球又把我们联系到一起。那时候齐伟算是刚起步,加上孩子小、工作忙,差不多一周打一两次的频率,进步比较慢。


后来又见到孙保国。他和金亮从小既是邻居又是同学,跟我也是自然熟,很快成为哥们儿。不过,保国的水平已经很高。他从部队回来到定襄武装部上班后就开始打球,期间还得到过常乐的指点,横打已经能用于实战。这些人里比较遗憾的是电业局的汤浩,如果坚持下来,应该也是和平合乐的主力战将之一。之前我一直就在师院工会活动,虽然也偶尔去商校、国税和建行窜访,但基本与外界没什么固定联系。跟这帮人搁搅到一起,从此就成了非正式团伙。由于我们还有其它交叉爱好,比如摄影、户外活动等,彼此间的关系无形中更加紧密。


任我行之后在民政局活动过几个月,最后固定在同煤,间或也去交警队。期间结识了不少新球友,像冠力刘必有、11中张春雨、6中李涛、师院附中楚国靖和武永红等。既然是师父,自然跟郝金亮打得最多。三个寒暑之后,我发现王大毛的悲剧重新上演,只是那个悲催的主角换成了我。

                           

                               二、幼儿园邀战

日记显示2011年1月12日是个星期三,天气预报阴转小雪。天倒是阴了,雪却好像并未如约而至。晚上照常在同煤打球,一个电话邀我们去和平幼儿园,说是来了两位高手。原来是张耀华和焦二。耀华确实厉害,打我们跟玩儿一样。焦二也比我们高一档。尽管他手下留情,我还是1:3落败。高手退去,我们跟和平小区的陌生球友接着操练,基本上互有输赢。我赢了小李,输给小乔。小乔叫乔帅华,是他们的教头,后来调到太原上班。小李就是李贵勇,许多人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总以为又出了个男李贵荣。其实叫他二丢就好,这位前坦克兵转业后在城建局工作。


这是和平合乐前传中两大主力部队的首次接触,其意义可类比井冈山会师。我们都意识到附近就有新球友,新场地,可以有更多的交流,这很令人开心。当时宋建军混在人堆里,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作为私立和平幼儿园的创办者,他才是真正的主人。


从此和平小区的球友就隔三差五来同煤交流。其中比我小两岁的苗远伟一看就是练家子,基本功相当好。再一聊发现我们小时候先后脚都接受过邓广文老师的指导训练。同门师兄弟过了大半辈子才见面,差点儿两眼泪汪汪。老苗曾有好几年时间涉足国标,因而错过了弧圈技术在业余圈子里兴起和发展的阶段,现在单纯靠原来的快攻实在是抵不过速度加旋转的威力。于是他果断换为长胶,很快打出一片自己的新天地。甚至有段时间郝金亮看见他出自本能就想躲。毕竟小时候的功夫没有白练,球感依然十分出色,人称苗大侠。再后来,由于同住和平小区的工商局张副局长也是超级球迷,他们就常去工商局活动。我们开始是两边跑,后来基本就把那里作为大本营。工商局五楼的场地灯光都不错,大彩虹球台,还有开水供应,条件无可挑剔。上楼时候,看到“贪如水,不遏则滔天”的廉政警示语,就知道打开水的地方到了。三楼右拐,那个热水器还加有净化装置。


很长时间以后,和平合乐队已经正式打出旗号,有天我跟疾控中心上班的陈迎新闲聊说你们是怎么联系上我们的呢?他笑呵呵地说,这都是我的功劳啊。有次去同煤偶然发现那里也有人打球就要了郝金亮的电话,那有机会当然想叫上大家一起热闹热闹。从此和平合乐的外交事务就由他打理。另外没想到的是,小陈的亲妹妹居然是我师院同事,不仅在一个系还是一个教研组。世界本来就不大,忻州更小。


终于有一天,程前介绍宋老板跟我们认识。我知道老程喜欢用尽可能尊贵的头衔称呼人,以为其中虚大于实,后来才知道建军真是和平幼儿园的老板。等我们有了自己的专属基地,并得知那个大院子带一栋二层楼和其它建筑还有许多施工机械车辆都是他的个人资产,才意识到这哪里是老板,分明是大老板。但是宋建军这个人非常朴实,穿普通球衣球鞋,背跟我们一样的球包,说话亲切随和,态度总是特别谦逊,在人堆里永远不显眼。由于工商局只有一张球台,我们说好三局两胜而且打完同时下。建军跟大家一样遵守规则,从来没有谋求多打两局。去外地打球,老板要么开自己的车大家挤,要么坐别人的车挤大家,没有一点儿特殊派头。他后来换的车是神行者II。真正喜欢车的人都秒懂这才是所谓低调的奢华。


现在我退出了和平合乐队,但是对宋老板的个人看法丝毫没有改变。当得起“宅心仁厚”四个字的人不多,建军是其中之一。跟他比起来,我就是“小鸡肚肠”。十二个生肖轮回偏偏就特么赶上鸡,想不认命都难。


                            三、工商局聚义

如此强大的凝聚力自然让人觉得本团体应该打出个名号,以方便江湖上走动。这应该是2011年夏或秋的事儿,我们已经在商议应该去各县跑跑,兼旅游,兼以球会友。弹指距今,悠忽已是六年光阴。忘了谁先提出“和平合乐”,不过大家都觉得既好玩儿又非常贴切,一致赞成。合乐儿在忻州话里是胡同的意思,而我们所有成员要么家住和平小区,要么在和平路上班。现在想起来,仿佛这个名字早已存在,就等着我们这帮人去启用。具体到用哪两个字,开始是“合旯”,后来保国认为“合乐”的含义很好,于是固定为官方用法。全称为和平合乐乒乓球俱乐部。


一张球台确实有点儿轮不过来,但是和平合乐的氛围让人感觉舒服。有外人过来,总会让他打一圈。这是礼让,同时也可以观摩学习人家的高招。我们自己人多的时候玩儿双打。尽管配合还显得笨拙、轮换站位时不时出错,也经常对一个发球有没有过线争得面红耳赤,但是真刀真枪的较劲,双打特有的精彩,加上观众俏皮的评论,都让汗水飞洒出无尽的欢乐。人少点儿的时候,打球的打球,聊天的聊天。男人也许没有女人聊得精细,但是广度肯定不差。实际上,语言交流比打球更能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因为这里既不是单位,也不是家庭,说不定就是中国最自由、最坦诚、最轻松的社交场所。那种聊天的效率微信根本无法比,相互之间的了解不断深化。或者,我们也可以研讨乒乓技战术。我的球龄比较长,对刚出道的球友能提出具体指导意见。同时我自己是比较注重练球的,人更少的时候,或者周末,我们就以练为主。后来基地又添置了发球机,大家整体提高的速度很快。


从乒乓球技术的角度说,和平合乐最有利于大家共同进步的一点是每个人打法都不一样,五花八门。建军从反胶到各种颗粒胶都尝试过,最后停在正正反生。老苗是正长反反,横打技术也逐渐成熟。保国的正手除了弧圈还有质量相当高的快攻,往往一击致命。老高从直板换成横板,又从双反换为正长反正,作战能力明显提高一大块儿。程前是属于“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的典型。他在五台山开着宾馆,每年全靠五月到十月打粮食,根本顾不上打球。等到冬天回来,先得恢复状态,寻找手感,想想前半年练过些什么。到差不多就要上台阶的时候,春风吹来,又得上山。所以,虽然早就拜保国为师,苦练弧圈球,但一直没有突破性进展。不过程前的防守很有一套,能连续放高球,普通业余选手很难应付。二丢的反手发球非常具有威胁性,而且对质量不太高的弧圈球可以打回头,跟没见过面的选手比赛很有优势。第三届“兴煤杯”,小戎请我俩做外援替他们矿参赛,最后居然打进团体前八。想想那一届连当时的天然气公司名次都排在我们后面,真是很惊艳的成绩。陈迎新大概球龄最短,跟我练球也最多,按他基础算的话,进步相当突出。2013我们出征宁武,迎新作为二队主力在决胜盘的决胜局奋勇战胜对手,为全队获胜拿下宝贵一分。打球满打满算才两年,能做到这一点真得难能可贵。直改横之后,他加强了反手,实力又有明显提高。


打法多样性几乎囊括了现在业余乒乓球界的主流招数,对手固定则意味着你可以多轮次高密度尝试对某种打法的破解之道。如果是在一个比较大的俱乐部,今天面对一拨球友,明天又是另一批,效果显然不一样。或者一个地方虽然有长胶球友,但是由于人多,一周也打不上两次,你打长胶的能耐就提高慢。换一个实验,每天跟六位球友各打五局,或者每天跟三位球友各打十局,每个人手上的感觉肯定不一样。这跟多球和单球训练的区别类似。尽管和平合乐整体水平并不高,但是各种反馈都是双向的,一个人的每一点提高都会带动其他人的相应进步,最终结果就是水涨船高。


如果说多样化打法+固定对手的模式使每个人受益,齐伟恐怕是收获最多的那一个。从2014繁峙的三场全败到2016宁武的狂飙九连胜,反差之大令人难以置信。中间2015的忻州首届晋商银行杯团体赛,他还相继战胜了五位水平相当高的选手,从此围观群众不再问“这个齐伟是谁呀?”在队内,他也同样升到大侠的地位。当然,每个人的进步都跟自己的付出成正比,齐伟更用心、更认真,同时也具有永不服输的精神。带点开玩笑的说,从和平合乐整体来看,也许可以总结出一个规律,那就是凡开始被蹂躏的一定会有强烈的报复性反弹。齐伟、程前、小戎都是从底层开始,输多赢少,所以防守都变得越来越好,抗打击能力超强。金亮的情况稍特殊,和平合乐之前被打,之后打人,但是挨打的经历同样锻炼了出众的防守。甚至他还发展了自己反手搓的独门秘技,无论什么胶皮,无论什么旋转,无论接发球还是相持,只要到了反手但不好起板就搓过去。这个搓可能转也可能不转,反正我上台了,而且不怕你打,攻一板试试?而像我和保国、二丢这些开始就打人的防守总是差一些,尤其是中远台防守形同虚设,一旦攻不动局面就转为被动。我个人当然也是没少挨过打的,为什么没有练出实用的防守呢?关键就是那些挨打的性质多半都零星、散乱、断续,缺乏强刺激。而在和平合乐,天天挨打,效果自然不同。某天,一记重板扣过去以为没事了,转身想擦擦汗,结果球又飞回来,这就很尴尬。人家还追问一句“你咋啦,点烟去呀?”爆笑中,这样的效果被命名为“点烟球”。


况且,小郝因为争球输了还应约去公园跳过湖,这种刺激应该印象很深刻。所以,现在的他们有资格高喊“暴打、抬坏、按谢、拍扁”。而眼下那些可怜兮兮被暴打的正是在经历同样的轮回。只要扛过去,未来天空之广阔之精彩,恐怕连自己都想象不到。

                           



[ 本帖最后由 西夏马帮 于 2017-2-17 02:02 编辑 ]

分享到:  
TOP

                                  四、和平路绽放

许多事情要很久以后才能看得更清楚。改革开放之后国家权力从社会的毛细血管大规模撤退,中国从禁锢状态中复苏。人们可以各自追求职业、财产、消费、娱乐、生活方式以及个人地位和幸福。中国人开始了新的个体化进程,或者说重新变回一盘散沙。当然,散沙不是目的,而是使人们具备了真正结社自由的出发点。结社,或者说成立民间组织的意义在于一加一大于二,这个不言而喻。


和平合乐乒乓球俱乐部的成立对比东部发达地区已经相当晚,不过这是由本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程度所决定的。因为像这种完全自由,成员固定,联系紧密,活动频繁,不涉及任何经济利益,老板甚至会倒贴的纯民间体育组织,闹不好在忻州是第一家。


我们无意中做的另一件正确的事是给自己起的名字包含了地域因素。这保证了一个民间组织长久的生命力。古代两军对阵,来将通名,总是说“凉州马超”、“河北颜良”或“常山赵子龙”。地域放在前面。同样道理,我们对阳泉武杨格外关心。只要和平路还存在,我们俱乐部就有根。许多许多许多年以后,也许会出现云中合乐、牧马合乐、梨花合乐,以及部落、播明、解原等乒乓球俱乐部,届时就可以组织俱乐部联赛。甚至会有忻超、忻甲、忻乙。到那个时候,人们能够更直接地体会到地域的切肤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和平合乐乒乓球俱乐部的成立又大大超了个前。个人建议,和平合乐新的队服可考虑在适当位置加一行小字:since 2011。这行字到了下个世纪会非常醒目。


另外,结社迟早会涉及到章程、组织原则、议事规则、表决办法,等一系列规章和程序。这是非常好的对自治能力的锻炼。中国早晚会走向民主,假如能在这里预先演习既有意义,也非常有意思。阿拉善治沙联盟同样是一个纯民间公益组织。这个组织由前两天去世的原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于2004年发起成立,成员都是企业界知名人士,像任志强、冯仑、王石、马云、史玉柱等这些大咖。即使是这帮人当初在议定各项程序和原则的时候也是吵的一塌糊涂。很遗憾,和平合乐俱乐部是一个完全靠口头约定成立的组织,没有任何章程和程序。我们都不以为意,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导致我个人最后退出和平合乐的潜在因素正在这一点。另外,关于组织纪律甚至连口头文件都没有。比如,在和平合乐参加的比赛中,本俱乐部成员是否可以加入其它队,尤其是联合高手来对抗自己的队友?这一点从未明确过。实际上这种现象已经在队内造成离心力,个人以为应该引起当家人重视。


然而,这些并不妨碍和平合乐的疯长,见风就长。


2013年3月17日是个星期天。我们首次跨出府门,出征宁武。赵小虎除了明里组织比赛,暗中提供敌情分析,还个人出资管饭,充分发挥了优秀卧底的作用。当时唐峰还没到忻州天然气上班,自然是打主力。从开始我和老苗就打定主意退后,要让年轻人上,这样我们俱乐部的未来才有希望。所以,一队是郝金亮和二丢出任主力,我打三单。老苗去二队跟陈迎新打主力,小虎第三单打。最终结果是一队2:3惜败,二队3:2险胜,皆大欢喜。但是,小郝对唐峰那一场却意外获胜,而且赛后交流,老苗也赢了唐峰。这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因为以前唐峰缺阵的时候我们就跟宁武队有过非正式交手,知道他们的实力很强。现在加上唐峰,原以为会惨败。


从那以后,和平合乐参加了许多个人或团体赛,成绩一直稳步上升。事情总是从小打小闹开始。例如个人积分赛,我们大部分队员在自己的小组都取得不错的战绩。例如联通团体邀请赛,六个队中我们一队获得冠军。其实看看主力队员的进步就很说明问题。2014那次联通团体赛上,保国居然在三个决胜局均以9:11告负,其中包括输给我一场,因为和平合乐出了三个队。而到了2016的“热力杯”,同样是关键之战的决胜局,他可以气定神闲11:9胜出。尤其是去年,和平合乐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中连续取得好名次,甚至给人一种“这不科学”的感觉。骄人的战绩说明现在的和平合乐在团体赛项目上确实具备了与各路绿林好汉一争高下的实力。可贵的是,除了有的比赛要求必须有女队员不得不外请,其余比赛我们都没有请高水平外援。这样,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锻炼了自己的队员。尤其可喜的是,队内最年轻的小戎同学去年异军突起,已经可以向主力队员叫板。该同学在比赛中也表现不俗,“热力杯”上能够赢淡然一局相当不容易。他的进步速度令人惊叹。


2016年底,原本就和我们亲如弟兄的张星、王强正式入伙,同时还先下手为强成功邀请了李惠兰、刘技荣、李旭和王清平四位女将加盟。全队欢欣鼓舞,上下士气倍增,和平合乐迎来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强盛局面。


                                   五、十七局告别

实际上,几乎从建队开始,我们就有一个关系特殊的兄弟部队。这就是联通方面军。我跟王兴武早就是很要好的球友,经常到了年根底没地方打球的时候,就会给他打电话。同时,任耀武原先也住和平小区,基本就是我们的编外队员。因此,年终的队内循环排名赛总会邀他和小白、小马一起参加。每隔半年或一季度,我们之间要安排一场交流赛,这差不多成了惯例。所以,当耀武在十七局开辟了一处球馆,那里自然成为和平合乐的主场。工商局这边球台不足的情况得到缓解。人员齐整,场地舒心,展望2017,仿佛已经看到一系列新的辉煌。


就在和平合乐兵强马壮如日中天的时候,我选择了退出。不仅老哥儿几个觉得不可思议,连我本人都像是做梦。程前还哭了,真哭。起因非常简单,半年多来我和建军在观念上有点儿分歧,但是彼此都觉得这不是事儿,所以压根儿就没在意。回想起来,这里面应该有一个误会。那就是建军很可能认为我应该不会特别看重这个分歧,而我想的是建军应该不会坚持他的看法。更糟的是,一方面建军要打理好几摊子事儿,确实很忙,另一方面我们都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微不足道,竟然一直没有坐下来聊聊。甚至,双方的潜意识中恐怕一闪出严肃沟通的画风就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儿。当我发现这个分歧居然是既不可逆又不可调,已经无路可走。


假如原先制订有一套议事规则和程序,事情肯定不会发展到这一步。说到底,我们之间的分歧并不存在谁对谁错。如果非要较真其中的是非,反而是我理亏。因为家有百口,主事一人。建军既然有决策权,大家自然应该服从,我没有理由例外。可问题是我有自己更深一层的多面想法,要是不说出来,即便最亲近的人都不可能知道,因此大家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和平合乐主场转到十七局之后,我感觉到保国不仅是技战术水平有很大提高,他对乒乓球以及比赛的理解也更深刻。比如对高冉那场硬仗,决胜局打到7:9落后的时候,我问要不要暂停一下,他坚定地说不用,然后追到9:9平才主动要了暂停。显然这样处理要好很多,而且这个例子表明,在那样紧张激烈旁观者都喘不过来气的情形下,保国依然头脑十分冷静。这是非常难得特别可贵的素质。我觉得是时候该让出总教练的位置,保国就是最佳人选。当然,这件事并不急,同时我也意识到,先不管建军和其他队友是否赞成,只要我不退出就很难说服他来接手。传统观念摆在那里,保国原先是淡然的学生,而我曾经是淡然的老师。换了谁都会觉得这怎么好意思。假如没有这层关系,可能事情还简单一些。


然而这确实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并且也是一贯就这么做的。我觉得人不能到了真干不动的时候才给后人腾地方。在师院,我也是早早就找理由辞掉了教学指导委员会和师院学报编辑的工作。坦然接受好人坏人都会变老的事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这个分歧倒也是一个很好的茬口。我彻底退出,由保国来接替,顺理成章。和平合乐立刻变得更加朝气蓬勃,新鲜血液奔涌,年轻人挑大梁,这是我最高兴看到的事儿。请保国出任和平合乐总教练是我个人最后一条建议。虽说我们不是专业乒乓球俱乐部,总教练并不要负那么大的责任,也并不真的要多么全面多么强悍的技术,但是这个位置还是不能没有人。不能没有年轻人。


个人更隐秘的意识是,我在体制内蜗居了一辈子,各种难受、难过、难言,甚至难看,都一忍了之。正如美国作家塞林格说过:“一个不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一个成熟男子的标志是他愿意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我必须成熟,因为老婆孩子就是我的事业。但是现在,我把儿子上大学离开家看做自己第二青春开始,而退休则是一生中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青春期,我想要过尽可能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再受制于任何牵绊。


从任我行、幼儿园、工商局一路走来的弟兄们已经尽力挽留,电话中的恳切让我可以直接看到各位内心的悲伤。小戎甚至锅哄我“余宝宝乖乖的,不许胡思乱想”。我想请大家理解,咱们的亲情永在,情谊长存,这在我有生之年都无法磨灭,也不可能按谢。唯一不同只是,从此以后,你们走你们团体的阳关道,我走我个人的阳关道。沿路风景还是一样美好。


【后记】2016一直忙到十月底才消停。结果是棋赛从国际、国内到本地还有大同VS忻州擂台赛,中间还插了不少乒乓球方面的事儿,所以一直没上论坛。这篇虽然是关于乒乓球的,但也是我的一段感情经历。别是一番滋味。



[ 本帖最后由 西夏马帮 于 2017-2-17 01:52 编辑 ]

TOP

  他五叔对乒乓球的热爱简直到了如醉如痴的程度。文中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各个都挺有趣的。看到最后我有点糊涂了,泥了介是辞掉总教练呢还是与俱乐部分道扬镳?无论怎样选择,我知道他五叔的脾气,谁也劝不动,而且一定有他的道理。我过去也说过,我从小爱打乒乓球,国手李景光看上我了,咱没去体校。好歹拿过海淀区中小学比赛的前六名(可能是第三?)咱左撇子,绝招不是快攻加弧旋球,是发球。丁宁那下砍式发球祖师爷应该就是我。咱也代表军区某部在太谷参加过比赛,捎带脚去太谷师范学院找个把我战友抛弃的女生,劝她回心转意呢。我一直在想,别看他五叔说的有来道去的,哪天赶上了一定打得他找不到北。我现在看明白了,从技战术水平,他五叔早把我甩出忻州城了,我差的远去了。我很羡慕那些常年坚持参加强身健体活动的人,一举多得的大好事。一个懒得屁眼爬蛆的人,没有爹娘遗传的好身体素质,早就一身病了。唯一有点兴趣的是床上运动,可那玩意要老命啊。真想不出能坚持下去的锻炼项目。很是佩服他五叔。

TOP

正经文字,顶一个。。。

TOP

突然想到

原来“俱乐部”就是“俱乐”的“部”

其实,延伸开来,论坛也算是“俱乐部”

无论观点如何,独乐乐不如俱乐乐





[ 本帖最后由 zgjly81258799.** 于 2017-2-17 11:02 编辑 ]

TOP

马帮老师要么不出现,要么就震惊四座。好长的巨帖,都看晕了我....

敢情马帮老师不是在家看孙子了?还是兼顾着看孙子?
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尽享喜悦......

TOP

没啥的,不说下围棋,论打弹弓、打台球、长跑、斗地主、做菜、拼酒等,样样可以写出楼主史诗般的感脚来,不写!

TOP

回复 7楼 正版佳哥 的帖子

  

  俺也是。
  惹急了,俺写游泳,写摔跤;写摸鱼,写养雀(qiao,平声);写收麦,写种菜;写遇险,写脱难;写五颜六色,心止如水;写气壮如虎,胆小如鼠;写……
  不信?尼了惹惹看!俺,不急就是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军魂111 于 2017-2-17 07:05 发表
  看到最后我有点糊涂了,泥了介是辞掉总教练呢还是与俱乐部分道扬镳?...
我很羡慕那些常年坚持参加强身健体活动的人,一举多得的大好事。真想不出能坚持下去的锻炼项目。很是佩服他五叔。
我是彻底退出了那个俱乐部,总教练的位置自然空出。希望他们能接受我的建议,安排年轻人接班。


他叔你这么爱玩的人找不到锻炼项目?这边天都开始暖和了,弹弓会玩儿吧?反正麻雀也不是保护动物,整一串烧着吃嘛。随便找个盖子带小窟窿眼儿的瓶子装孜然+椒盐,这可比我们小时候吃的味道强多啦。人多了组织个俱乐部。

TOP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只是一篇精品文章吗?!

TOP

引用:
原帖由 观棋老者 于 2017-2-18 09:23 发表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只是一篇精品文章吗?!
和老者大哥一样的心情...

马帮老师写了这么多,已经很累了,还要看孙子呢,一样一样来,我们等~~~~~


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尽享喜悦......

TOP

砖砸师父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2



















TOP

怎么回事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3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4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5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6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7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8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9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0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1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2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3

TOP

论坛照片清晰度不够


感觉好一点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4

TOP

都有亮点,不过还是感觉这幅最好

TOP

引用:
原帖由 wsggxg 于 2017-2-18 22:06 发表
  砖砸师傅

    分明是抛砖引玉的节奏啊,嘿嘿

TOP

二师兄别出心裁,先交作业请老师点评....
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尽享喜悦......

TOP

特有感觉的长篇啊!俺第一次代表柳州参加区赛前,在体委集训了一段时间,教练冯翔,原来是乒乓球高手,还曾教过世界冠军谢赛克。有着动静皆宜爱好的冯教练,应该和马帮主一样,有着丰富的阅历和许多精彩的故事,一致想为他写上一篇,可惜他年纪太大,已经不能接受采访了……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裏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TOP

再砸师父

师叔啊~~~~放风的时候别忘了让您夫人拿着相机啊!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5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6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7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8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19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20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21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22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23

http://forum.sports.sina.com.cn/slide.php?tid=2396671#p=24

TOP

小龟你们河南进入假二月了吧,怎么花都开了呢?三次元很桑心的。

TOP

回复 20楼 西夏马帮 的帖子

师父不打乒乓球了,那还回“论坛摄影家”协会主持工作吧

TOP

引用:
原帖由 wsggxg 于 2017-3-2 09:25 发表
师父不打乒乓球了,那还回“论坛摄影家”协会主持工作吧
呱唧呱唧俺举双手赞成!
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尽享喜悦......

TOP

篇幅太长了,没有看完,总感觉素材很多没有精炼加工。不过行文的平易值得称赞。

TOP

引用:
原帖由 wsggxg 于 2017-3-2 09:25 发表
师父不打乒乓球了,那还回“论坛摄影家”协会主持工作吧
嘿嘿,球当然照打不误,只是退出那个俱乐部了,换个地方。估计还能打个三五年。

TOP

引用:
原帖由 我是一片云12 于 2017-3-2 10:34 发表


呱唧呱唧俺举双手赞成!
介协会是不是也该换个届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大肥宝 于 2017-3-7 11:03 发表
篇幅太长了,没有看完,总感觉素材很多没有精炼加工。不过行文的平易值得称赞。
嗯,本篇是个立此存照的意思,就是历史记录。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找回密码